连体启示:没有人愿意长得丑

 

喜多郎长怎么样?
很抱歉。每当看到乞丐,邋遢半卧于街头巷尾,不知有多久没洗的凌乱枯草型长发,我会说:你看,喜多郎。
可是心里没半点鄙夷,反还很敬仰这位日本乐坛大师。
才气,有本事令喜多郎“其貌不扬”转为“气宇非凡”。内在生辉胜过外在光环,长怎么样,你说重要,实际上不怎重要。
先来欣赏一下喜多郎,想想我讲得有没道理。

 

Matsuri by Kitaro    喜多郎。现场演奏   +   喜多郎。一系列杰作

平安夜圣诞新年就快紧接着来,你想起什么了呢?
安徒生《卖火柴的小女孩》,很多人看了很感动。那是地球许多角落发生的悲剧,吃不饱穿不暖,最后斗不过老天坎坷安排,气尽了。
身在福中,应该知福,不幸一群等我们伸出援手——
卖火柴小女孩冻亡以后留下的警醒?
年尾流行大扫除。弃旧迎新,新的无能力添加,破旧又如何丢?苦笑完毕,你仍得勉强买件新衣,据说旧去新来能除霉接福。
三百六十五日不知不觉隐蔽处堆积起尘埃,不知不觉一觉起来照镜看见斑点皱纹,不知不觉⋯⋯我懊恼岁月残酷时间不够用。其实是我懒,好久没抹的窗没洗的帘,我可以分点钱给需要的人,他来替我洗洗抹抹,也算伸出援手吧?
残障者高价兜售纸巾,你付了钱不拿纸巾,留给对方再卖再赚,以为帮到对方更多。这份好心,却有可能打击对方自尊。乞丐似的向人讨钱活下去,懂尊严的绝不愿落到这田地。拿了你的钱,我有东西给你,是交易买卖,不欠你,仍可抬头做人,一点也不羞卑。

至于外表,像我这种平夫凡子,为一颗痘痘烦恼的同时,拉丹与拉蕾的头连头,浮现脑海。
林青霞主演的《白发魔女》,有个兄妹连体角色,相信看过这部影片的人,都觉得那是怪物。
2003年,拉丹与拉蕾铁定心意“死也要分体”,来新加坡进行存活率极低的高度风险手术。1月,我逛街时在Bugis地铁站路口遇见她们。我不想隐瞒你们,涌上心头的第一个感觉,就如看到《白发魔女》里连体兄妹。但,她们脸上祥和的微笑,至今我仍想起,倒把那怪异印象忘了。
内在光华总会弥补外在不足,拉丹拉蕾证明了这点。两个命运和两副躯体,由于头部相连,惟有委曲求全困缚一块。这对伊朗姐妹勇于做出挑战,未受极度不便行动所限制。她们考获大学文凭,她们能开车,她们能将自己打理整洁,她们有许多真心交往的朋友⋯⋯
不要嘲笑或嫌弃,一个人的长相,因为是与生俱来,不能选择的。如果能选择,谁不想拥有好看容貌?再如何没有审美眼光,都不会自愿把一颗难看的痣往脸上贴。


Ladan and Laleh Bijani, 1974-2003  活到第29个年头,不肯连体了。
2003年1月,在新加坡庆祝生日 (左图)。
2003年7月5日,躺在新加坡莱佛士医院病床上等待分体(右图)。

拉丹与拉蕾,克服头部相连带来的种种困扰,包括“以貌取人”常态。面对众人异样眼光29年,就说已习以为常,她们一直笑靥挂面,终于感动人心,也化解自卑。
她们坚持分体。明知共用颅腔,共用脑部血液运输动脉,成功率微小。
“我们要自己走进手术室,不要被推进去。”最后关头,勇气丝毫未泄。
手术用了52个小时,6位来自美国、日本、法国、瑞士、尼泊尔的医界精英,18位新加坡医务专才,齐心协力要保住姐妹俩的命。这全球首例成年连体分离手术,在2003年7月8日宣告“失血过多不治”,在场人员全体叹惋泪流。一个记者说,从没见过那么多男人一起哭泣的场面。四天后,运回伊朗的拉丹拉蕾遗体,分开土葬;出席葬礼人数多达两万。
连体一世,生前最大愿望是分体。分是分了,各躺棺木,无缘亲眼共睹。棺木有字两行,一行英文,一行波斯文:分离,安息。这祝语,有够讽刺命运弄人。

世人几乎习惯了拉丹与拉蕾连头模样,拉丹与拉蕾根本也习惯了连头生活,为何非分不可?她们说,迁就对方活那么多年,很辛苦,再也受不了。
两姐妹被视为勇气可嘉,坚毅过人。她们同时当上分体试验品,供医学界借鉴,累积分体手术案例,去芜存菁,取得突破。
拉丹与拉蕾分活不成,数月后有两宗2岁童“分头手术”,分活成了。
yes!!!!!地球多曲面,但也充满奇迹。尽管欢呼,迈入新一年,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天天有可能走运。期盼落空,再迈入新一年,再期盼。
没有人愿意长得丑,更没有人愿意潦倒。
眼看死定了,还存一口吃奶力呢。来吧,一二三,冲!

7-up剩一半
xzwj的留言
刺激我换地方喝
所以这篇出现这里
希望,也刺激到你生龙活虎

 

 

继续喝。
——————————————————
pop!喜四

Even mosquitos can be pretty.
Since Grampa pointed it out to me,
I gave it to him as a present.
        - pentacle5

                              黑斑蚊的阿公

找蚊子图片,找到我笑。一只只————只会嘴巴尖尖叮人,恶心死了。
我不相信找不到很美的蚊子。不,是很美的有蚊子的图。
向网络老手求救,她说:“世界上哪有很美的蚊子?你笑料。”
我就是笑料,在google打上“美丽的蚊子”。哈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
美美蚊图的摄手
pentacle5 写道:“我爷爷告诉我,蚊子也有美丽的。我把这张图当礼物送给他。”
这么巧!我预早敲定的题目是《黑斑蚊的阿公》。我和摄手心有灵犀,冥冥中注定有这一天,我找到他。
也注定我摆脱不了神经佬,又有笑话可以讲给你们听。

到旧东家客串,解决人手欠缺燃眉之急。
“我来救你们啰!”我故做伟大状嚷嚷。
不见神经佬像平时笑着欢迎我——“看到你,我安啦。”
他头垂垂,面黑黑,静静在一角落卷起裤角,涂药。
“谁欠你几百万?”我问。
“蚊子叮我。”他说。表情苦上加苦——再加几百万,追不回。
我噗一声笑很大声。
“蚊子叮我!你还笑?我去看医生,医生讲,不好就要锯掉。”
我双手按腹部蹲在地上,差没在地上打滚。
“锯掉你的臭脚?有这么严重,是什么种的蚊子咬你?我只听说黑斑蚊,会咬死人。”
“毒蚊。”他沉思数秒。“黑斑蚊的阿公。”
我笑累了,不管他。
“我问天,今天我吃药,会想睡觉的药,精神不好,怕出错。点菜,你负责点;收钱,你负责收。”
吃的,还不全是panadol?
当下医术,冒昧我批评一句:我怀疑医生只懂panadol。
到药房甚至医院看病,消炎啦发烧啦咳嗽啦流鼻涕啦,吃来吃去都是panadol。还须付昂贵药费,倒不如随便到一间杂货店,几块钱就有panadol买。
一种同样的病,各人体质不同,医法应该也不同。如今医界提供千篇一律医术,使我对医生,忍无可忍抱了怀疑态度。

蚊子咬到怎样?必须去看医生?
神经佬的脚没红,没肿,没痛。被叮处不出奇,我懒得描绘。不要告诉我,你没给蚊子叮过。那情况,就像你被叮那样,冒一小块浮肉,痒痒的。
“你说,我会不会死?”
我走进厨房拿两罐coke light,他跟在背后问。
“你吃过红面鸭吗?”我问回他。
“没有。”
“你大我好多岁,没吃过红面鸭?”
“好吃咩?现在哪里有得吃红面鸭?”

(不知道红面鸭是什么东西,到可可家看,可可家有 红面鸭 。哈!!!!!

小小时候过新年,有十全红面鸭吃。妈妈特别煮的,一年只煮一次,说过年啰,要补一补身子。
我不会忘记红面鸭,它唤起我纯纯傻傻但很快乐的记忆。
“你没吃过红面鸭,表示你在这地方活着,不知天高地厚的。”
他作状要打我,我闪了闪,把饮料放在顾客面前。
“我以前住在椰园,有一种蚂蚁,它的名字叫火蚁,咬我的脚板,我的脚板肿成猪脚。还有吃大便的好大只的肥肥黑蜂咬我屁股,那清早我照旧到学校集合,和同学出岛游玩,屁股肿,又痛。”
“怎么办?你没看医生?”
“哪像你们这里的人,动不动看医生。”
神经佬突然发现新大陆:“刚才顾客要coke light,你拿了Asahi给他们。”
两种饮料都是银色罐身,匆忙间,我走了眼。
“我被黑斑蚊的阿嬷叮到,比你严重,你去点菜收钱,我去看医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1-12-03 写于下午两点

 

——————————————————
pop!喜五

下次谁和我约在这个地铁站 ?   

伤感一次一次慢慢消散以后,
她愈来愈记不起那个人的脸。

男人问女人:我们在哪个地铁站见面好呢?女人不语。
你什么时候想见我,我随时下来。男人温柔语气,藏住无限耐心,许是下半辈子无怨无悔一个坚持等待。
女人曾经在地铁站,跟一个男人决裂。他的指腹重复来回,半圆划磨她手心。至今她一来到那地铁站,还是会想起说不出只言片语的永别仪式。伤感一次一次慢慢消散以后,她愈来愈记不起那个人的脸。

男人长途驱车,泊于对岸:你为什么不见我呢?女人始终不语。
而他不知道她瞬间想过,叫他过岸来驾地铁。
她在车厢里想,他来了,他们会有怎样的结局?
她走到车头,从透明玻璃厚片望出车外。啊!没人驾驶的。

男人说:你不睬我,我会不知所措。不要不睬我好吗?我怕自己说错话,折腾你。
我不睬你,就变成是我折腾你。女人说话了。

下次谁和我约在这个地铁站?她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卖屋念头时强时弱。
七百多千了。她对电话那端的妈妈报告。
你不要疯!妈妈骂她。屋卖了,住哪里?
有了地铁站,一下子涨了三百千,不久我看八百千都来⋯⋯
你不要笑啦!妈妈语气加重。
兑换零吉,做一张吐司被,饿了拉拉,咬。她可以天天躺在床上看天花板了。
身边总要有个男人,顾住她。是谁呢?
是谁呢?
是谁呢?

朋友住在岛尾,以前她坐一个钟头半巴士,才能与朋友见上一面。
朋友兴高采烈说要来找她:我搭地铁到你那,你在地铁站等我。
不要!!!!!她喊。

这个地铁站,她谁都不等。
等到有一日,那人在灯火阑珊处,众里千百度走了过来,她才等。

知不知道?
新加坡地铁全岛新环线circle line,2011年10月8日正式通车启用。也许,必须步出车厢换站不只一次,但路途时间因此能减半,也免掉交通阻塞之苦,令人雀跃的。
新线地铁不用人驾驶?对!全靠电控。科技进步,减少人力,是否也在这方面减了就业机会?我在研究。

省钱游岛,我的妙计   搭一趟车到有免费巴士的地方,之后行程,全坐免费巴士,这边去那边去,‘霸王’真享受!
新加坡购物商场,提供免费载客服务,往返接送,最高兴的大概是我。
没免费巴士坐,可还有“不超过限定时间内”转车,有车费大折扣。转短程巴士,车费是 0 !我太喜欢这项“以车程长短计费,上车不必重新给钱”的交通服务。
记得吗?我是贪小便宜的女人。哈哈哈哈哈
贪得有厌。不久前半价买secret recipe蛋糕,搞错算多我一片的钱,我静静。因为,
有其他顾客在场,人家只准我提早时间用半价交易。我明白,千万别不知足。

 

2011-12-04 写于上午十点

——————————————————
pop!喜六
这一天过了也许就要等到明年这一天,
才会有人再祝你快乐。

 
 
 
生日那天心情不好应该怎么办?
饮酒庆祝卡拉OK嘻哈绝倒说自己很愉快。
买想买的东西吃爱吃的食物叫做很开心。
强颜欢笑阿猫阿狗不会了解认为很高兴。
上云顶来金沙赌运气心跳加速可以很兴奋。

反正真的假的关别人屁事?
这一天过了也许就要等到明年这一天
才会有人再祝你快乐。

十五岁之前我不知道我几时生日。
十六岁有个下午妈妈在锄草我看她劳粗的手她感叹
今天你生日。
我念一段我写的文章给她听
土地公土地婆一对请示真字发大伙的财财财!
年纪小小我已一鸣惊人是不是?
生日要吃蛋据说为了长脑袋。
蛋先在身上滚滚福星便高照。
往头一敲蛋壳马上窍开此乃聪明人。
赶快用力一击即破才不是笨蛋。
可是我不曾吃过生日蛋我用蛋糕砸脸试试看。
说我有脑我没吃蛋说我没脑我也没吃蛋。

黑黑两粒是仙丹。
朋友长年累月无法蹲吃了脚痛问题全消失。
传统红蛋时髦蛋糕没它的厉害。
生日药到病除更更好。

所以不管红的黑的只要令人舒服的就是好蛋。
而且蛋孵出小鸡勉强说我们过去式幼齿生命也是蛋里来

为什么 ———————— 生日还要吃蛋?

2011-12-09 写于上午九点



后话。
12月8日,旧东家来一封信。再加我薪水。我拿着信,发呆一阵子。
12月9日,壮男见到我说有东西给我。一张奖状。我当选最佳职员。
如果这两天其中一天是我生日,我会快乐吗?
去意已决却这样被拉了拉我徘徊在十字路口。
喜从天降,也要接受得来才能发挥 用。

2011-12-10 写于上午八点

 
 

when the night has come    and the land is dark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no, i won’t be afraid
just as long as you stand    stand by me
so darling, darling    oh now now stand by me
if the sky that we look upon    should tumble and fall
or the mountains should crumble to the sea
i won’t cry    no, i won’t shed a tear
just as long as you stand    stand by me
whenever your in trouble won’t you stand by me
夜晚来临时    大地漆黑
月亮是我们唯一能见到的光
我不害怕    只要有你与我同行
亲爱的    请与我同行
如果我们仰望的天空    将崩塌
山将粉碎于海中
我不会哭    一滴泪都不流
只要你与我同行
你有烦恼时    何不与我同行

pop!喜七

流鼻血

点这里
——————————————————
喜多郎的妹妹出场

pop!喜一
梦想沙发
pop!喜二
感觉今天很美丽
pop!喜三

一块饼

点这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