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发病菌,如果这是一个有病的地方。

 
 
 
 

天灾人祸各个角落酝酿,

我碰到的问题微不足道我知道。

抹抹滴血的伤口每次我都告诉自己跳过继续疯。

未停止怀疑我的真诚是吗?

我也无须再掩饰。

从此罢休吕洞宾被咬的动作。


 
 
 
 
 
十二点零七分,一个姓欧男孩。
他二十一岁,我遇见他,我十三岁。

两场婚宴,午跟晚。两个新娘都是有肉的女人,手臂特肥粗。
工作整日,掏出钥匙站在家门外,午夜十二点零七分,想起这男孩。
在我脑海,他永远二十一岁。之后的他,没在我日子出现。
或者有,只是我不承认。他寄了贺年卡来,在他婚后,写下他住家的电话号码。
几年后我才想要打,贺年卡却不知藏在哪。
失踪得好。

有些认识过的人,离他远远地久久弥留般回思一下,尚可怀念。之间终止接触,摩擦告停,剩下些美丽记忆,无一日风两日雨来摧折,添加恨怨。

姓欧男孩,我敲定的《动情不动情篇》角色之一。忍不住,现在透露一丝。我为他写过一篇《嫁你》,美美地在报章上刊登。此生若做了他新娘,那个当儿我何止手臂粗,肉还长在腰上,我没有腰的。良家妇女们说那是福相,好生养。
凭外在,论贱贵和贫富,多少人将信就信了呢。没法推翻,世界的悲哀只看表面。

 
 
 
 
 
没入围感言 2
……………………………………

birdQQ不是人来的。
他等我再写《没入围感言》,想听我对这次比赛又有何看法。他简直不是人,没错是鸟(哈!!!)。要我站出来公告天下,我又没入围。
在写作这条道路上,100次没入围,我也不会承认我差。
文字我早看穿,可以灵活运用,自创一格,百花齐放。各有各美,也许不过是最符合当下条件,就脱颖而出了。
我把锁定在“7711傲剑官网”的小鸟目光,拉到得奖者网站去。我说,你看吧!轻描淡写地写,没有图片,没有花招,胜出啰!
他迷上“
傲剑官网”中国最红的古代游戏以后,弃笔。我讲写作,他听得打呵欠。我对牛弹琴了哦。
十几二十岁我也写过不少像
阿涵这样的絮语,投往报章。经常在星期天一早睡醒,买几份不同报纸,翻开,文艺版都有我的文章。
那你就照这样写啊,可以拿奖。小鸟叫。
那我不就要拆掉我的招牌?我叫。

陶晶莹前阵子失意于金钟奖,不停嚷嚷她如何如何的努力⋯⋯
有人指她看不开落选,不专业。她努力,难道别人就不努力?
我再为自己斤两辩驳,恐怕要像陶姐一样,被酸一轮。
实际上有自知之明,认认真真写的两性专栏,没贴在部落;“最佳两性”是我最想要的肯定,但我都没正经东西给人欣赏。你可看过东拉西扯讲男人女人小便,又跳过去讲吃汤圆?讲妓女,又同时讲为什么要写小说?哈哈哈哈哈
关于“艺文”,我抱凑热闹心态,加入一点点点点的期待爆冷。可是如果我入围,人家进来这间屋,满是疯言癜语,文艺气息在哪?(我脸红。听!有人在叫我李红脸。)
来到部落,我就是要疯着来玩的,酱酱酱料料料,甚至污染了正统文法,无所谓降文品。
我最在意我有没人云亦云?我写得出鹤立鸡群的东西吗?
这里其实是杂货店,非堂堂正正专卖屋。
我有读者,他们喜欢炒rojak的我。满足。

新加坡文艺圈最近有一话题挑起笔战:
写作是一种时尚吗?
当中我最感兴趣的论点,是“时代不同了”这五个字。局势动乱时期,写社会阴暗面,抒发身心压抑及提醒关注,乃文学使命之一。现今的人们,活在物质享受,写乐不写苦,报喜不报忧,旨在分享光亮面,鼓动心灵感受美好,你不能就这样否定它的文学价值。
李敖是很多人眼中的疯子,他说:活用文字、重新组合文字,语言就能呈现出不同的风貌和张力。
我非常同意李骂人大师的看法。不久前我给某篇日志打下这样的评:

所谓好文,并非用词汇、内容深浅来分。
字里行间流露真挚情感,才是长青文字。

 
 
 

i love blogkaki,所以我又嘴巴痒。
我甚少如此严肃谈写作。摆起脸讲这许多,想借机会做个提醒。
今年全球华文部落格大奖,赛后也提到:鼓励博客信手拈来写写,在身边小事中体悟生活。
几个月前来一大批移民,如今似乎又走光光。
我和一友人的关系,卡在夹缝里头。
这一切都是因为不相信随意地写,诚恳对待文字和自身想法,比呕心沥血力求完善阅赏认同重要得多,也就丧失写作平常心。
是写部落咧,记下生活;不是纯文艺平台,非写出文学巨作不可。也没规定要有好文笔才可以写,我们为什么要自己给自己这层压力,说不定还令人生畏不敢接近?
我们(绝对包括我),又图片又资料搜寻要生要死地写,得到一句“非泛泛之辈”赞美,结果我想不通,赞美之后为何去年“推荐部落”30个候选名单上没blogkaki的人?哈哈哈哈哈
以为万事皆备妥善不过,原来后遗症有可能是吃力不讨好。
写的人辛苦,看的人也辛苦。
没有抨击的意思,我只想强调:

今年两项部落格赛事,不约而同给了我“发掘简单美”的启示。

红花有五样东西,我认为取消掉,会增加这片土地的恬静。
脚印 这东西造成困扰。有留印和不留印的拜访,有些人却只相信,没留印就是没来看,然后就得了心病。
打分 打来打去大概也‘只能’打5分,欢喜的满分。打3分,很伤对方的心。打1分,表明不是按错,惹人厌。打0或扣分,对方信心大失,恐怕再也不写。
还可能衍生出“计较”:你不给我打分,我也不给你打分。
打分系统编写完整,但有什么意思呢?我开始怀疑。
点击率 也许是假象,你知不知道?(稍后分析)
有的人高,有的人低,挂在那强调“热闹与冷清”的区别,肯定也是造成一些人离开的原因。
一周评论最多者坐上龙椅 我称那个是龙椅。打从“文章”首页改版,我就认为这张龙椅是多此一举的。一有新评,该文插图会亮在首页,题目也出现在“评论更新”单上;高评者更能登上“一周讨论热点”。‘三方烘托’,宣传够力。
摆龙椅那个位置,不如改为打出“一周发布好文”几个家屋名字,更具意义。
文章推荐 本来令人期待,后来变成读者对推文水准产生疑惑。
“推文表”与“最新发布日志表”交替轮播,减少了新文宣传机会。
外国游客来到,想必是先看推荐文章;blogkaki今时今日,有代表“大马中文写作水准”的地位。而我感觉到“文章推荐”的渐渐疲惫⋯⋯推荐成员只有一个?上榜名字常见那几个,写得好只有那几个?

群里出英雄,无形中令其他人愈觉自己渺小。

推文《推荐的艺术》,已讨论到文章推荐。我插个嘴:
若将“推荐”分类,如鼓励推荐、主题推荐、文采推荐、作者自我推荐(由管理层把关素质)——耕耘者上榜机会不再渺茫,写写动力增加;推荐动作也明朗,易令人信服。
人人皆感到平等,无强弱明显标榜,净土也是乐土吧?

 
 
 
 
 

黑客侵略
……………………………………

请问,有没有人收到sy3131发出的广告邮件?
有的话,我发毒誓,本人只有烂命一条,没有东西可以卖!
我是说,你的邮址和身份,有可能被人利用,发广告给你的朋友和其他人。
本来,我很天真地以为,电邮信箱是我的秘密基地,没有我的密码,谁也动不了。
居然,网络黑客连小小私人猫窝狗窝也不放过。hotmail hotmail, hot到你赤裸裸曝光死!
问你怕不怕?我现在是很怕很怕,想干脆躲进博物院当老古董,在“我没有面子书”后面,加上“我也没有电邮”。
然后又听说,FB的like可以造假。总之,点击率是可以操控的,中国人叫那个操控器为“木马”。购得木马,盗用邮址,轻而易举。想要有多高的点击,易如反掌。野心大,能耐够(没木马,靠自己进进出出⋯⋯),击到飞上青天做仙都可以。
下次,有什么网络拉票决定输赢的玩意——sorry,我会疑神疑鬼的了。


 
 

努力互动以后
……………………………………

读到这里,不想影响心情的话,真的真的别往下看。

渐渐感到全身没有力的我,10月27号那个晚上,临睡前看了一个我给5分得到的复言,力气殆尽。
过去我一直很努力在红花走来走去,不喜欢说话,却也愿意多多开口,为加油打气减除写作寂寞尽点力。

扇语小姐,你这样热情好客、好动是没有错,但日子还长呢,久而久之会很累的,除非你真的想当大红花的妈妈生或亲善大使,不然你会忙得像花蝴蝶失去方向感。我还是喜欢看你写些细水长流的好文章,然后从生活中感受到你的活泼和律动!——钟可斯

刚入花门,2009年4月我就接到好意提醒。四个月后,再得一句:

“我觉得你会因为讨好别人而隐藏自己的真实感受。”

两年半走来,我深入此境,绝非闭门造车的说。
这篇写完,不会再有以后。以后我不再他爸的(我拜师学来的)王八蛋写东西读文章到还得受尽恩怨纠缠。
可斯《推荐的艺术》那边的评论与复言,典雅深奥我难消化。yind提到“要摒弃灌注太多的情绪”,啊这句我马上看懂,而且非常有感觉。
红花除了日志,留言评论和回复也是很好的“宣泄情绪”管道,我们都很上手发挥得淋漓尽致,尽情投入浑然忘我,根本不知会影响旁人感受。这种行径我犯过(也许这次,你认为我又犯了。我已经有很小心很小心⋯⋯),当我沦为被他人情绪笼罩那方,我一天问自己几回:
多高的道行才压得住,逃离不成?又多高的道行才放得下,逃离成功?
是,我正面对互动之后的伤心失望。
留言打分都无法随心所欲了,我要怎样走下去?
大可当我不存在,那意思是,我将减少出现,没见到我,不要误会我不来看你。见到我时,竟当我透明?
如此动不动就以为你不安好心,前几日我想出一个理由:是因为欠缺包容心,所以感情掉在沙堆上,不牢固。
关于“讨好”这件事,我没想过。只有在近期,为某个人心甘情愿丢掉一些傲骨。写下意见,怕不动听,肯不痛不痒转说其他。
我是认真想融入这个国度,打成一片。读文章,我从不挑名家。在杂志社那些年,开辟投稿园地,发掘有潜能写作新秀;文字不怎通畅,但有新意创点,我都润稿后采用。后来给当中成长的写手一人一专栏耕耘,其中一个上月出了第三本诗集。我可以很骄傲地说,我给新加坡发掘了一个席慕容。
在消沉的2010年里,我仍然能够私下替刚学写作的花友改稿。对方如今极少上来,感觉有所误会我,我没问是什么。
上面两段,表明我从来不会去分什么烂东西什么叫不屑一看。

 
 
互动是非常花时间心力的。
留言和复言,连同“打分”那所谓的评论,都要下心思回复,不得了,电脑前一坐就去掉半天。更要命的,互动起来,动作一多,很影响写作思绪。
再说,互动未必次次愉快。
有次我留评:太过讲求环境干净,可能降低身体免疫力,会致癌。(澳洲科学家研究证实了这点。)结果令对方不悦,从此‘不见’。
再有一次,是我很要好很要好的花友。我说了尖利的话,然后天真地为了给对方评论数目增加,连续打下几条评。结果翻了脸,对方指我穷追猛打,不怀好意。

肝胆相照,一不小心,也会长毛。
人跟人交流,难度高;说简单,却复杂。

如今想想,孤芳自赏其实也很好,不受外来物影响动力。对评论留言一概置之不理,老僧入定,百毒不侵。
那些不评别人,只想别人评他的,聪明!保住宁静心湖,集中火力写他的大作。

我说过,偶尔要静默回头看自己,哪里须改进?如何超越再下一城?
尤其涉足创作,极需要空间。随心所欲,非常重要。这是我拒绝“固定得做什么什么”的理由,不是我不够朋友。
显然我提出这些,不是每个人能理解成善意。

平日有互动的花友,你们的新文我都看了不止一遍,要是我不留迹,你们会以为我没来看吧?那么你们也不来看我了吧?
对不起,花国确实存有这种现象,以致后来传说“这个地方有病”。
介意起来,捶肝捶肺,还有很多莫名其妙让你捶。天天抛头露面在对方家晃啊晃,对方都不肯来看你呢。
有人说了这句:互动也是很现实。
你没发新文,所以我不来你家。有理由。对那些久久发一篇的,多留一两个评,也是情有可原,非偏心。我迟迟才来留评,总之我有来,不像一些人失踪影。你要认为是应酬敷衍没诚意——我告诉你,迟来对你好,不与其他评论挤在一起发布,我在热潮过了给你又一次的曝光机会。再告诉你,评论有时要经过深思,真诚度不会输给即读即评那种。
我一旦知道你不可以等,从今以后那我就不去自讨没趣。
我不去你不来,即是关了电脑便终止的萍水相逢。

2011-11-14 23:04

 


花瓣凋心
原图来处 love。我们的天空 原图来处

 
 
最后说。
天亮前开门出去,去到半路又转身回来。
打算到面包店买新鲜出炉烧烧的面包。
休息一夜不甘愿开工的脚,慢吞吞竟也踢到石头,刚睡醒的脑袋掉一粒番薯出来。
看到便宜就买,昨天我才用两块钱买11条日本番薯,买面包做什么?
回家蒸番薯,反省了几下,我是不是番薯? 蠢。
还没吸取教训还敢敢讲大红花国度?
请多多包涵,blogkaki。
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我讲你。
而且我要坦荡荡赔不是,我的言语若造成伤害,很对不起。

我明白,管理国度是义务。
我们这群坐享其成的,闹心情闹脾气嫌东嫌西是不应该的。

可以不用搬出来讲的。国度的气候转凉,冷多了。我思前想后慎重斟量,写了又删又重写又再删⋯⋯难道不吭一声,是为红花好?

最后再说。
你在意谁没来看你,你的心开始长细菌。细菌不断啃咬,变成心脏有孔。菌越来越大只,孔越来越大洞,你的病就越来越重。
你在意的话,去啊!主动去看看对方,身上的肉不会因此少一块。面子吗?面子在网络火红,脸上这块,没人再感兴趣;死撑不好受,那就拉下。对方若继续不理你,开大火蒸发掉,没动你一根寒毛不值你耿耿于怀。

将所有不好感觉,叫做病菌。
蒸发掉病菌,最好的一种方法,要求自己紧记无懈可击之地,人间不会有。来到的目的,是自得其乐写写,别转变成在意交集和评价。
接受不了感情化淡,那么一开始,就不要将它泡浓。

淡如水,君子之交啊。

说完了。
是我在煽风点火,或真值得探究,交由各看官说了算,我不辩驳。

2011-11-15 08:49

 



答案 唱 齐豫 词 罗青 曲 李泰祥

对付无礼最有礼答案
有人用书面采访一招,劈头就问张大春:您为何想当作家?
接着,珠炮连串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整整问了十个相关问题。
(一字不提访来做啥用)
压轴问:因为有点赶,请尽快可吗?写完请您用email寄给我谢谢
(还须受访者自己撰写)
张大春答:我也很赶,也就不可了。

地上的人们为何像星星一样的疏远?
2011年10月31日我尝试回答:

    人情越来越淡薄作态

    点头握手公式化

    请和您和谢谢表面功夫不可少

    心做成麻辣豆腐

    很柔很软美中不足

    麻了坏了知觉了

 
 
 


开7-up。

——————————————————
pop!喜一

我的床,是一张沙发。
没看中它什么,单纯地因为千多元掉到两百五十元,所以买了它。
卖东西的男人娶了我,我们的关系一定很不好。我是专门等减价的女人,我是贪小便宜的女人。除非他天天喊lelong lelong抛售抛售,符合我的精打细算。可是我们要吃什么?喝西北风,男人和女人大眼瞪小眼,瞪久变白眼。
有情饮水饱是骗人的,说你蹲在路边讨钱我陪你也是骗人的。一个月少赚一点,就面黑脸臭,男人有心理准备。上了床,女人说,几张账单要还,米桶里没米了⋯⋯兴致全索然,两副肉体屁股对屁股,想事情,对方不知晓的事情。
同床异梦了是吧?
沙发改为床,要迁就我的梦想。坐垫过软不好睡,我去了家私店,问行情。订做一张海马牌床褥,多少钱?5尺 X 2尺4寸,8寸厚,一百六十新元。从香港坐船运来,三星期才会到,可以等吗?
爽快付了订金。可能是我这一生最后的一张床,我没讨价还价。少给人几分,也带不走。意外地想通这点。
十年过去,床舒适依旧。坐在床上,半倚沙发背垫,是床是沙发分不清了。沙发底下藏另一厚垫,拉出来与我坐住的这块结合,即成双人床。我任由它荒废,没拉过。久久担心一下,长虫了吗?虫爬上来,我会问它:我给你床睡,你不要害我可以吗?虫懂得感恩的道理,天下太平。

 

梦想沙发       
酒店的床,千万人睡。
求短暂安乐,无人计较谁在上面曾经做了什么,
是尿失禁老人是有皮肤病的人躺过没关系。

 
我不喜欢别人睡我的床。
想到别人的体温透进我的床,弄污了。这个人令我渴望如胶似漆,那又不同,我窒息也甘愿挤至床塌陷,一块沉沦。
没时间的了,顾不了太多。
哈。酒店的床,千万人睡。求短暂安乐,无人计较谁在上面曾经做了什么,是尿失禁老人是有皮肤病的人躺过没关系,还笑嘻嘻付昂贵住费,心满意足。


什么人间世界啊?
《2012 IKEA》家具书封面,一张简单又可变床使用的沙发,我看得流口水。S$345,我的梦想值这个价。想睡厅,平放了它;想睡厨房,搬去厨房。
放收收放,搬来搬去,也麻烦。其实我的梦想,客厅只有大大的四方垫褥,丢得一地都是。坐也好躺也好抱也好,脏了更换布套丢进洗衣机洗,无其他繁重打理须做。
过一天算一天,匆忙,需要简单。
三思,做人要三思。
没时间的了,怎思?
也就因为这样,不得安宁。
2011-11-20 写于下午一点

 
 
 

——————————————————
pop!喜二

 
 
                       感觉今天很美丽
感觉美丽还在,流逝光阴能回首,回首不叫人唏嘘。

 
朋友送我到火车站。徇众要求,拍下这张照片。
临走,心情悲伤不舍。这小镇风光明媚,离纽约车程四个小时。
重看这张照片,原来已是昨天的事了。
不能回首,回首总叫人唏嘘。

1995-08-06 秋天 阿牛寄自纽约

给你看的照片,不是阿牛拍下的这张。
这大只牛十几年前移居美国,连同浪漫带去。寄七张照来,张张背面写下照像时的心情,迷死女孩那种唯美多情。他都不记得有尊容握在我手里,我答应不爆他光,他不用怕到死。
原本我也忘记了,几分邓光荣的脸(我这样赞美他,他准高兴死),长两粒大眼。上午到对面座新识友人家,她是美容师,在家替人洗脸。我著条棉布短裤,提个小花布袋,长发风里乱飞,就去。她家对面有个公园,十几年前某傍晚,我和几个女孩在那留下身影。友人说羡慕我瘦,25寸腰。我纠正:减一寸。她啊一声说她也要。洗完脸回家,感觉今天很美丽。搬高凳子,把衣橱上纸箱扛下来翻找。寻我和女孩们太阳落山前在上下梯级的一个青春美茂。牛影突现,原来躲在箱里偷窥美女十几年了,大眼像熊猫的,黑半圈。
哈!我知他不会骂我,反要兴奋死,当他看到这照。影中人有两朵姐妹花,是他心头爱。马上我决定了放在这里,好陪他过个诗情画意秋天和温暖冬季。

感觉美丽还在,流逝光阴能回首,回首不叫人唏嘘。
我日日关心自己还美不美丽。垃圾少吃。早晚做体操。净。一颗爱的心。
不把自己弄得乱七八糟,每一日便得气爽神清。我生得老沉,无少女的样。岁月却让十几年前那个我停顿变化,也算对我厚爱。
闭嘴开口死死死,真会死咩?别傻了。
去维持去争取满意状态,一年又过,长一岁,不慌怕。

2011-11-22 写于晚间九点

 
 
 

——————————————————
pop!喜三



一块饼               
我懂退而求次,同样快乐。

 
壮男的老婆千里探夫,带来白白圆圆不硬不软的饼。
我拆开包装嗅嗅,未能确定味道。问菲律宾女孩:甜,还是咸?
菲律宾女孩只催促我:eat!eat! very nice!
咬了一口:啊!cheese。
菲律宾女孩说:no, no cheese flavour.
包装套上成分注明:面粉、奶粉、糖、植物油。的确是,没有芝士。竟在口里,升起一股芝士味。更神奇的,又像在吃着绿豆糕。
1966年,诞生于菲律宾。45年历史悠久的老饼铺,壮男从小吃到大。我想是这样。千山万水阻挡不了女人对男人思念,他怀念家乡什么味道她都铭记于心。为他带来童年缅想少年追忆,或含拖手上街戏院里亲嘴共享一块饼的甜蜜。
这种饼我只得一块,吃过后念念不忘。隔天要求再给一块,我要拍照,也没得吃。
下次谁去菲律宾,帮我带这种饼来?上海波力海苔蛋卷,也是我日想夜想的饼。这几年托人在中国找,都说,除了上海,其他城镇没卖。偏偏,这几年没再认识什么上海人,饼无下落。
我开始自己到处乱找。
在巴刹一小饼摊,找到马来西亚制的水波状饼,味道70%像成了我怀念一部分的菲律宾饼。给壮男尝,他也说神似。
至于口感,口感输极。然而,有得解思一些些,好过没。我懂退而求次,同样快乐。



数日前在裕华商场,瞄见桂林糕糕,惊喜异常。在此顺便一提。
同事从桂林旅行回来,每人分一块饼当手信。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我刚好很饿,觉得是在食山珍海味。
考虑也没考虑,把货架上仅存两袋桂林糕糕扫回家,以解多年惦思。
一小包一小包独立精美包装,纸盒里还有塑料袋,再加锡箔纸三重保护。拿起包着的小得可怜的饼,拆开放进嘴里。
早知,不要重逢。
过甜不谈,下多少防腐剂也不谈,我想念的原来是一块由人造香精做出来的无真材实料的饼。
烂饼,还得如此大工程费力包装,掩人耳目,破坏环保,虚有其表,简直——
皮!

2011-11-26 写于上午十一点



——————————————————

pop!喜四
黑斑蚊的阿公
pop!喜五
下次谁和我约在这个地铁站?
pop!喜六
生日要吃蛋

点这里
继续喝

pop!喜七
流鼻血

点这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