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不是鬼 ⋯⋯说到写部落该有的态度

 

先听听鳄鱼的歌 ↑

↓ 再看看这张照片

鬼,不一定是鬼的意思。
但讲到鬼,我们会怕。
你不怕咩?派你去坟场守夜。不怕?那我的鬼话连篇,在你面前是装神弄鬼。
你鬼酱厉害,告诉我,一年里有一个月,真有鬼门开这回事?
我鬼主意多多,都想不通⋯⋯
突然头一阵晕麻,身体发冷。
有鬼啊!
我胆子很小。我极需一个男人来保护哈哈哈哈哈
哦亲爱的,我沮丧起来了。想到死后要被烧成灰烬,装进瓮里,撒上爽身粉。我可以不要爽身粉吗?我讨厌这东西,我生前脸上一滴粉也不搽。
当然,我不是很相信人死了还留在这世间飘来拂去。可是灵魂之说,我极信。凡生命都有灵魂,甚至你吃的一株菜,能日日长大,开花结果后渐渐枯萎凋零,那不是生命循环灵魂代谢是什么?
聊斋看多几遍,香蕉浮现脑海。香蕉成精,马上与鬼魂息息相关。

 

有鬼吗?
认为有就有,认为没有就没有。
很多时候是,心里有鬼。
疑神疑鬼,没有鬼都想出鬼来,病态一种。
我曾到台北入住六星级酒店三晚,三晚怕到要命,不敢睡觉。同房的还讲酒店遇鬼的事,讲不停。问我见过水龙头扭开,流出来的水是红色的吗?有没躺过会移动的床,你的头和脚的位置对转?注意听!听到吗半夜磨刀的声音?传来敲门声,门打开,无人影⋯⋯
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shut up!shut up!
然后在台北最后一晚,我们到K书坊,椅子接椅子,人躺在上面随便睡一下。反正天一亮,就要赶到桃园坐飞机,不必掏腰包浪费钱住酒店吧?(前面六星级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脸青青享受,是唱片公司提供的,差点破胆尿了床。)
K书坊,果真是学富五车的书香地,正!没几小时,我懂了什么叫天亮。五点多上厕所,破旧厕所的窗,强烈阳光普照。原来,五点多台北天就大亮,像新马的清晨九点多。害我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几个晚上用被单包头包到七八点还不知如果有鬼鬼已经躲起来吃午餐啰!
平时不做亏心事,夜半敲门也不惊。吃盐多过吃米的老人家说。
可是呢,人鬼殊途。人在明,鬼在暗,看不清鬼在搞什么鬼。人怕鬼,似乎有理由。怕得好!平时老被人欺负,死后做鬼,欺负你的人都要敬你三分,说不定到你灵前给你叩响头。你看你看,人一死就威风。



人间地狱  如果你是这样的咧?

给你看的第一张照片,你可有想到骷髅,或饿坏了的老人?
那是七个月大的baby,还活生生的,在非洲索马里。
我们这里东西多到吃不完倒去垃圾桶,他们那里连一口稀粥也难寻。报纸写:他们必须长途跋涉几个星期,才能找到食物和水。
东非今年惨遇60年来最严重旱灾,世界粮食计划署人员亲临其境,叹:“悲惨情景是我从未见过的,很多儿童长期饥饿,营养不良程度处于第四期,很少有机会活下来。”
我在餐馆酒楼这行混有好几年,见多满桌吃剩美食,还有人吃太饱撑着,把食物丢进水杯嘻哈玩闹,或用汤匙碟子压扁扁,或涂在椅上。餐馆酒楼也真是,卖不完的甚至不准员工吃,统统倒掉丢掉才甘愿。
不是我要诅咒,但一见食物被糟蹋,总会联想起“会有报应的”。
如果你是这样的咧?你还会嫌东嫌西挑三拣四怪老母骂老婆煮得不好吃⋯⋯不合口味死也不肯吞进肚⋯⋯吗吗吗?

饿鬼不恐怖,恐怖的是饱过头一族,浪费食物那副德性,他们才像鬼。

鬼酱厉害  中国高考百分作文

 
汽车渴望公路,花草渴望雨露,
灵魂渴望超度,心灵渴望归宿,
而我则迫切渴望着有个媳妇。

众里寻她千百度,踏平脚下路,
蓦然回首细环顾,大婶大娘无数。
都说男儿有泪不扑簌,
但那绝对是未到伤心处。

有谁知道泪水已经多少次模糊了我心灵的窗户?
况且咱都是沧海一粟,
凭啥我就不能在爱情的海岸登陆?
只能一口一口地吃著乾醋?

人生本来就短促,
我又怎能就这样默默地虚度?

为了尽快给自己找一个归宿,
我决心不择手段的全力以赴。
错误,错误。

这种想法最终成了我难逃的劫数。
没想到我一时的慌不择路,
竟上演了那样惨绝人寰的一幕。
那是我走投无路,
勾引了有夫之妇。
谁知道罪行败露,
被人家当场抓住。

只后悔不会武术,
没能够杀出血路。
无奈的任人摆布,
惨遭了打击报复。
他们恼羞成怒,
打得义无反顾。

片刀循环往复,
板砖频频招呼。
我浑身血流如注,
两腿还不住抽搐。
走错那罪恶一步,
差点儿就死不瞑目。
恐怖,恐怖。

真庆幸我还能把命保住。
那场我自导自演的前车之覆,
带给了我贼深贼深的感触。
往事历历在目,
我此刻一一追溯。

经历了苦痛挣扎后的觉悟,
终于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问世间情为何物,
我算是大彻大悟。
感情上的事儿看来还真不能过于盲目。
是你的挡不住,不是你的留也留不住。
别人的女友就是再好也不能轻易接触。

有道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我要是玩完了还上哪去找我的贤内助?
更何况人生短促,
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珍惜和呵护。
爱情的光环固然炫目,
也毕竟不是生命的全部。

写到这里,似乎字数不够。
那就容我,再些编构。
说来说去,心声止不住流露。
七夕哥们儿都有节目,我这个单身人物,即将刺痛苦楚。

哎呀不好!
考试就快结束,试卷还有问题无数,我有点儿坐立不住。
最后总结一句,作文便就此打住。

问世间情为何物,诗经曰: 废物,废物。
詹氏语录:问世间情为何物?就是一物克一物!

问世间情为何物

 

可可send来得到满分的高考生作文《问世间情为何物》给我看,我叫她也去看看这个冒牌周武王
我说,我看好这小鬼头在今年大马中文部落格祭冒起。不敢相信她只有15岁。不想说后生可畏。叹服也叹哀,失去应该有的纯真年代。
网络新生代,咱们的许许多多写作接班人,文字偏向这类嘻哈风,脑袋也早熟过人。
正经学府都对这类“网络随意写风”锻炼出来的作文给予满分赞like,评语如下:

短短的考试时间内能写成这样,算是高才生啦 / 真的值得好好看一下,诙谐逗趣,还押韵!又有点不规范的乱, 若说起承转合,似乎又不那么贴准, 若说是故事,却又贴近作文题纲⋯⋯这就是现代转变中的中国新生一代的作文 ( 结尾结论方式真是让人咋舌喷饭 )

文坛对一篇文章水准的断定,准则或许该重新考量了。
就像讲到鬼,鬼才是指有特殊才能的天才;小鬼头这称呼,表示叹服少年人机灵;鬼斧神工形容技艺高超精巧。所以说,鬼,不见得就是吓死人的不好的可恶的。
不过,经典文学具有流传价值,不朽就是不朽。不管写风如何演变,文字功力须从传统文法入门打好底,小鬼头可别忘本。若也能修修文学涵养行云流水奥美书写,棒呆了。


坠落空间  部落人的心魔纠缠

关于部落,我写过好几篇,希望这是最后一篇。
很心累,也心伤,面对一些人来疯。
张小娴说:“所有的‘人来疯’其实都是一样的,对每个朋友信誓旦旦,不一会却又忘了,腻了,去找别的新朋友玩。他不是骗子,也不是老千,又没拿你好处,你能怪他么?”
不能。
即使不是网界人来疯,是我熟络的友人,我也不能怪。
虽然,要经过失落感在精神上折腾一轮,免不了难受。林哥哥为什么总不来留脚印?电脑哥哥为什么这么吝啬不给评?纯情男为什么可以给别人一篇文章五六个评而连个脚印也不施舍给我?为什么我用精神金钱时间教导人,得到的是一句“如果这不是你的真心⋯⋯”?为什么我想静默一下变成是“行为怪,看衰人”?为什么我的话总被断章取义硬把不是我的想法塞过来说是我的想法?写部落为什么要写到心力交瘁?????

很多不愉快,都是钻进牛角尖乱乱想引起的。
你试试,不like不打分不给评甚至干脆不去看,对方会不会来睬你?
不谈答案,只说心态。以平常心来写部落,无所期盼,不就得了吗?
过去我曾经计较,后果是心里面不能平衡,有如进入更年期,郁闷。
我留意到钟哥哥,几乎在红花每篇新日志留下脚印。他很少开口说话,但至少他有来看,也算是有关心左邻右舍。去他家留脚印的左邻右舍,又有多少?心照不宣。
计较起来,就失去写部落的本意。
最近我有个冲动想问,两年前邀约是否还生效?我想做点事。方法成形了,一旦做了,是全力以赴,绝非挂个名。我把想法告诉两个人。一个没回应,一个给了我当头一棒,敲醒我。
他说:“三思。我不鼓励得不偿失,除非你立下大志。留在这儿,是为了写字给喜欢写字的人看⋯⋯”
差点忘了自己是风,无拘束才是我本性,最能挥洒的存在方式。感谢这个人,将我脱捆,从今以后我来去自若。
当然我知道,文字动心,才气动人,坠落空间容易有喜欢的异性——突然杀出这句,要提醒大家,来去自若才是写部落的本意。为情所困(感情用事的情),走不长久。

写下想写的,只是为分享和留念。假若不断想要人家来肯定你的文字和回应,写不再是乐趣,是压力。
我们在这里高唱“鼓励支持”很重要,有显眼目录通知你新文发布,有推荐榜热点榜排名榜有热情回响脚印处处可见⋯⋯那我非常好奇blogspot的写手,什么都没有,身在茫茫大海般,怎样feel到鼓励支持?他们依然不亦乐乎地写写写。
当我的日志目录没再显现家屋首页,再也提醒不了我“文章点击有多少”,我反而轻松好多。
我渴望读者的回响,来让我补充内容,但也不是非要不可。
所谓补充,包括留下意见批评看法,把你所知相关内容告诉我。这也算是鼓励支持。
偶尔上来看看,抢先看或迟来看,都是鼓励支持。看了静静就走,还是鼓励支持。
同样属于一片心意,我们不要再作茧自缚了。

魔的道行,比鬼更高。心平气和迎战心魔吧。
所有对我的猜疑诬枉,我不再回应。净空法师面对恶评的高招,问心无愧,以静制痛,我学。



黑白无常  非黑非白的wuchang

文图合作计划,两个多月前讲好了,拖到现在。
有个深夜,我翻完无常相簿,292集!叹为观止。这里放上来的五张无常摄影照片,足令我心头震撼。
无常是少数摄影了得兼具写作功力的艺术者。在他的图作,我感梁到一股浓浓抽象美;图中有话,与他内心世界交织呵成,我称“视觉文学”。我尤其特别喜爱他的《心里话》
在此向各位推荐无常相簿,同时致敬。
我们的合作,还有下一次,其实才是最初的敲定计划。
但愿默默耕耘的无常先生,坚持珍贵创作心。

  传说黑白无常,是鬼差。一白一黑,两鬼皆戴一顶高帽,手持铐链,专捉恶鬼。
白无常,俗称大爷伯,一张笑脸,头上帽写着“一见发财”。
黑无常,俗称二爷伯,一脸凶相,头上帽写着“天下太平”。
迷信中有一说,人临终前会听到脚链声,无常阴神来带魂走了。
无常两字,“变幻莫测”之意,也指“死亡”(含蓄说法),与“往生”同义。
无常当初取这名字,有否想到这些?他说不介意内容怪异,我也就大胆添加这段注释。
人生本无常,一切终归空。
多少也感悟到,无常隐约流露的淡泊寡欲。


上左至右  
一点颜色      无题
下左至右       

 

顺便说部落格祭。
出赛不是为了要证明自己“最佳”,而是已肯定自己“不差”。
我也给你们打一支兴奋剂——去年评审说,发现到使用blogkaki平台的作者都不是泛泛之辈。
来到艺文,是最初文艺分子的那个我。艺术创作百花齐放,各有各的魅力功力领域特性,比较,其实是很于心不忍的。
原本不想到“最佳艺文组”撕杀。前两届得主都是画画人才,我不会画,没希望的。但那三篇东西,是我自认满意的不疯作品,我想带它们出去走走吃风做纪念。
不入围,无所谓。拉高报名人数,响应踊跃参与,也算支持“辛苦筹备的一场赛事”。
总之肯定自己有能力,落败也信心十足,继续耕耘。
教你,这样自我安慰:换别的人当评审,可能你就是他那杯茶。每个人的口味不一样嘛。哈哈哈哈哈

妈妈常骂我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整天混酒楼。妈妈,我只差还没混夜总会。
我也很喜欢看鬼怪片,有什么用?
有啊!我记得小小时候看过的《天鳄》,你也是很爱看,年轻模样发着美丽的光。你爱唱歌,总是叫我按歌书把歌词抄在一本簿子里。我不甘愿啊!为什么买了歌书还要抄歌多此一举?后来人人赞美我的字,我才明白你的用心良苦。
几首老歌送你回味,还有我要跟你讲,你给我读书是对的,我识字会看报纸,明年我的目标是“最佳时事”。算到常胜军光亮会再来,我现就向他下战书。哈!!!!!

 
 
死不要脸,我。


这里有哪个男人看过《天鳄》,
又很欣赏?I love you

 

柬普赛译曲
本篇选用刘秋仪 张少华合唱版

你说你会变一条真鳄鱼 真笑话
你说你会变一条真鳄鱼 真笑话
什么怪魔术我都听过 没听过变鳄鱼这一套

我敢说会变鳄鱼这一套并不假
我敢说会变鳄鱼这一套并不假
我将变成一条巨猛鳄鱼 你就会服服帖帖地听从我

你不要瞎说 会变大鳄鱼来吓我
你不要瞎说 会变大鳄鱼来吓我
照我看你痴呆醇厚 你就只能变成小太监

说我像太监 请你给我健康检查
说我像太监 请你给我健康检查
我说你的脸皮 那么的厚
你别再吹牛 变来看

我多喜欢你可爱人儿呀你的要求
我多喜欢你可爱人儿呀你的要求
我将变成一条真的鳄鱼 摇摇摆摆地逗你玩

如果变不像 反而像人妖我可不要
如果变不像 反而像人妖我可不要
变要变像真的鳄鱼一样 变得四不像 反而让我笑

改编自佛经传奇故事,泰语经典怪诞影片《天鳄》,真人真鳄登场大决
斗,轰动一时,票房大卖。
故事大纲    天鳄星转世的赵龙,跟师学艺,发现鳄鱼经书。师兄妒嫉他,
教唆他变成鳄鱼。七天内若没人在鳄鱼头上敲三下, 赵龙就永远不能恢复
人形。他游到海边,遇见美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