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总统,选什么?hold住姐新加坡有什么好?

 
 
 

很长。
我的毛病是,喜欢一次重重地过瘾。
包括看视频,这篇或会用上你一个小时。
很累,我知道。分几次来看吧。

 

————————
肯定打油歌               
某人去年与我约定
今年出来一起玩玩
我没点头也没摇手
查看去年获奖博客
暗捶错过最佳两性
男人与女人的战争
不管!爱情是什么
有一点点信心把握
今年爆冷支持肯定
肯定闪图贴到海外
本土赛事也来肯定
外国部落精彩写手
比赛输赢潇洒看待
主办单位连同评审
胜者赢得他们肯定
败者也有粉丝死盯
最不离不弃的肯定
自己相信自己行!

————————
[最佳海外中文部落格]欢迎外国博客朋友报名

 

  

爸爸说我出世在六十年代    一岁多国家才算诞生出来
那时候没人相信新加坡牌    还有人移民海外
旧家的戏院建在六十年代    我钻在人群里看明星剪彩
那时候粤语片是一片黑白    有些来新加坡拍

新加坡派

渐渐地我们进入七十年代    一穿上校服我就神气起来
裕廊镇烟窗个个有气派    比我长高得更快
那时候林青霞的电影最卖    凤飞飞抒情歌曲全班都爱
孙宝玲赢了一串金牌回来    我一夜兴奋难捺

词曲唱  梁文福[新加坡文化界 / 歌坛名人]


当我们不觉到了八十年代    地铁将这个传奇讲得更快
大家都忽然要向自己交代    将新谣唱起来
我们已搬家住得舒服自在    旧戏院变成教堂做礼拜
有时我独自回到旧地感怀    惦记那昔日小孩
朋友们说我越活越不赖    像岛国一样实在
到底是它给了我胸怀    还是我给了它爱?

一晃眼已经来到九十年代    爸爸你再唱一遍往日情怀
我们的故事我们自己记载    未来就看下一代
别人将苹果派都送过来    我们也可以创造新加坡派
现在是别人纷纷移民前来    谁不爱新加坡牌
I like it Singapore Pie  我最爱新加坡派

 
 

正经    !

五月初全国大选,一组由外交部长杨荣文率领的集选区竞选人,被反对党攻打落马以后,怕事的小市民惊魂未定——惨了惨了,越来越多反对党的人,新加坡会乱吗?
八月尾总统选举紧接而来,在反对党威势未降时,改选一国之尊。人手一票,个个选民再得一天off,到三个多月前画 X 的老地方再画 X 。
有了大选经验,这回称得上驾轻就熟,不可能出错,变成废票啦?
结果,废票37千8百又26张。怎搞?不是说一次生两次熟的吗?
老娘不高兴投票,放给它废票行不行?
行。不过不去投票,在新加坡会被罚款的。
我来走访走访民间,如何看这场总统选。咖啡店是最佳地点,小市民最爱来这里,便宜又青(新鲜),人人花费得起。

闲杂之地闲杂人多,喝口咖啡milo吃个包kaya roti
顺便车车大炮讲讲看法和是非
咖啡店口沫横飞
要听大事小事闲言闲语,来这里保证欢喜

跟我一起rap

老安娣你问我选谁,人家叫我选谁我就选谁啰!
小男人不好再选反对党。一国有两制,意见多多,肯定会乱。
粗汉是选总统,还是选反对党?反对党员陈如斯出来竞选,反对党美女——政界明星佘雪玲站台力挺。随便想都知道,前副总理陈庆炎头发白到完,为国家人民伤透脑筋,是个清官,又是银行家理财能者,会不如年纪轻轻的陈如斯?
老安娣:陈如斯几岁?57岁了哦,还年轻?
小男人:他虽当过前总理吴作栋的首席私人秘书,人生经验也比不上71岁的陈庆炎丰富。
笑查某:总之呢,为什么有酱多外国人喜欢来新加坡投资,因为新加坡稳定。你们整天说政府不好,那有没有好好自我反省?以前满55岁,可以领公积金出来花,色鬼拿了钱就到印尼峇淡岛养女人也帮人养老婆孩子;赌鬼呢,整天去赌场烂赌。两手空空,没钱还水电费,水源电流被切断,就怪政府‘卡拿赛’(像大便)⋯⋯
粗汉:改成62岁后才能领公积金,是为了保护不会想的人民啰?害我要更老一点才不用做工。万一命没这么长,就吃不到公积金。
小男人:这总统选来选去,谁当都一样;管国家的主要还是总理。
老安娣:总统做什么的?住进总统府,很像皇帝咧。
小男人:新加坡总统的年薪,外间传有400万新元。当总统,做富翁。
笑查某:酱讲,你有没有脑?听说职总英康保险前总裁陈钦亮,穿峇迪衣专程坐船过岸(也算出国),到峇淡岛拉票。听说有人建议他,如果当了人民总统,学纽约市长只要一美元年薪,如何?他笑答:“我没有人家那么有钱。”搞不好被当没脑笑话啦。
老安娣:总统也是人,一美元一年怎样活?没有人家有钱,有说错咩?吃饱饱,才有力气做事;做事拿薪水,公道啊!
小男人:陈钦亮是纯真又直率,不是没脑。
粗汉:总统做什么的?摆美?我女儿告诉我,字典说,总统是“某些共和国的元首名称”。
老安娣:我知道,州府那边叫Agung。
粗汉:一定要有一个头,没有就会乱。总理是头,总统是总头;双管齐下,不会疏漏。
老安娣:哗!你粗人一个,看不出还酱厉害讲,通哦。
笑查某:比如说,总理没空迎接贵宾,总统来接。大粒人接大粒人,最高敬重。外交礼仪方面,总统出面,一切完美。
老安娣:陈沺裁演的《一切完美》,你有看吗?
粗汉:哈啰!我们现在讲选总统,不是讲电视剧。
老安娣:讲不是讲啰,我怕你?以为我不懂咩?杨荣文没得做部长,应该出来竞选总统,他是外交人才。
粗汉:哗!安娣安娣也酱会讲,鼓掌!他说“考虑”,又没行动;就等下一届,看能不能等到他心动。
笑查某:陈清木医生说,总理办公室应该设在总统府外,这样办事更开明。你们认为呢?
小男人:同一屋檐下办公,总统有被监视的感觉?
粗汉:陈清木差7269张票,输掉。四个候选人在FB网上拉票,他可是最多支持者。
笑查某:陈清木做国会议员时,对某些政策有不同看法。他的意见,几次上过新闻头条。他有反对党的look?
老安娣:陈清木都输了,不是他当总统,这题不用讨论。政府懂怎样做,我们最好是静静。
小男人:9月1号,政府又要送钱给人民。有做工的,都能得就业奖励金。
老安娣:政府酱好心,不懂为什么还有人要选反对党。
粗汉:那个陈如斯,少少也拿下四分一民心。
笑查某:你刚才问得好,是选总统,还是选反对党?我看有很多人还以为跟大选一样,是执政党和反对党之争。选一个反对政府的总统出来,跟政府唱反调,不是死?选总统,应该是看准准“谁最有能力当总统”,而不是“我想让反对党当总统”,所以挺反对党。那些反对党员,心里可能认为另外人选最适合当总统,表面却大力支持自己人,把选民搞blur了。
老安娣:选举,没有反对党,哪里好玩?
⋯⋯⋯⋯⋯⋯⋯⋯⋯⋯

 
四陈原图选自google[images]


要哪一种的富贵山庄?

以上对话,大概大概能反映一些新加坡市民心态。
前几届民选总统,都在无竞争对手情况下直接当选。这次跳出四位候选人,战情空前激烈;也都姓陈,新加坡陈姓人家真是多。
新加坡独立已46年,在地图上虽只是个小红点,发展步伐却稳健快捷。
我的国家马来西亚8月31日国庆,我在这里大写新加坡,不爱国了?
随你怎想,爱不爱,我自己最清楚自己。没嚷嚷,不等于冷血。
这篇Singapore,你不能共鸣,也随你。我只是说我想说的,看能否带起反思作用。
最近有个新加坡人问了我一句:
“新加坡迅速发展主因之一,是没叫皇亲国戚一起来当官。你们呢?一朝得势,拉埋孩子老婆兄弟姐妹也坐上大位,有钱自己人来享,还剩下多少钱可以发展国家照顾百姓?”
别急于反驳,先来咀嚼这问题的意义,值不值我们探讨。
生日,也叫母难日。国家生日,叫“民醒日”好不?
刚过去的709,给大家大大一个‘脑震荡’。我们知道我们要什么,但是掌权的不肯改变,我们有什么变?最后来几个壮烈牺牲,反抗局势压不了,我们才有希望争取到我们要的吧?谁?谁不怕死争取到底,就是留名青史英雄。

富贵山庄有两种。
一种富丽堂皇,山明水秀,供人安居乐业。
一种名字可能好听而已,建来给死人住的。埋尸体或放神主牌,做坟墓或做灵位,就看有关当局的意思。
我们应该努力去消化别人优点,即使选了反对党出来,最终是要争取到政府与人民达成共识,携手共同打造一个国泰民安的富贵山庄。
给死人住的那个,谁也不想这么快就去报到。
国毁了,还有大位给你坐咩?重视子民的意愿,安抚好人心,有福一起享,上上上上上上之策!

“你不怕被抓?”


有人替我担心,叫我小心点。最好不要写政治,这种东西很敏感。
笑查某我讲的话,没一句毁谤;语调柔和又感性⋯⋯咳咳咳⋯⋯苦口婆心———咧。
选民在网上公开呼吁不要投陈庆炎,是在为自己心中人选拉票,选举少不了的动作。怕抛头露面的安分守己的新加坡人,都敢这样了;我对我讲的话负责,以理论理,不怕。
陈总统得票率40%不到,这场战事,不能说众望所归。下来除了治理好国家,更须努力了解民情。
祝福我的祖国Malaysia,我活着的土地Singapore,鞭策我前进的Taiwan,我好多朋友的家乡China⋯⋯
总而言之,祝福这个地球长存。

 
2012不是末日2012不是末日2012不是末日2012不是末日2012不是末日2012
 

新加坡第四届民选总统
2011年8月27日投选 / 得票率
陈庆炎     35.19%
陈清木     34.85%
陈如斯     25.04%
陈钦亮       4.91%

回头看

507 新加坡大选《我酱好,做莫不选我?》
709 见证一个马来西亚
什么是709?《净选盟2.0 / bersih 2.0》
709  现场短片

 


暂停。
————————

 

起笑     ^^   :):)

哗佬也,then hor…

 

 
妖娆哥一夜成名,付出代价:
被新加坡某学院开除,又拿不回已付的一万新元。
24岁中国小伙子王鹏飞,自制这短片时,我猜想他纯粹觉得好玩,所以嘴脸画成咁鬼样。
有话不好好讲,装腔作势含糊不清。还要学人问候“妈妈”显显男样,搞成一副烂样。
短片我看了无数回,仔细推敲王同学言辞。他只是要分析“新加坡语言有些什么不同”吧?整个形象却很欠扁,语气不友善,态度轻浮。
我叫山东龙爷以中国人角度看,感想跟我一样。
“那不过是文化上不同,引起的抗拒。”龙爷说。
对,我们都不觉得是在辱骂新加坡。同一番话的含义,换梁文福来说,肯定动听。换李国煌来说,也不会是这种惹人非议的好笑。
梁文福温文尔雅,别说言谈,连别人访问他要怎么写,他都不放心。任职杂志时,记者访了梁文福回来,问我该怎办。“他要我稿写好了,念给他听。”
我拿起电话,把记者的稿摊在眼前,一字一句念给梁先生听。他说不要用“这个字”形容,我就改成他要的“那个字”。当时经验尚浅,我不能理解梁先生的这种执着。是自我苛求吗?还是瞧不起别人?
等到我道行一天一天增进,用词用字有了自己的坚持,再也无法允许别人改动我的文字,我明白了。到了“每一字都有我的用意”境界,就会担心东西经过他人的手,即使一个标点符号的改动,也可能影响全篇味道。
这些年给刊物写稿,从不问稿酬。我说过了,稿费捐慈善。我的唯一要求:不要改动我文字。若须改,通知我,我自己改。

初来新加坡,原本很不能忍受中英混合来用。中文句字搀杂英文词汇,常见的事,我曾视为“华文水准低落”,词穷所为。哈哈哈现在看看我自己吧,还不是这样?
我被这个西式国家改造,也被当今网络洗脑。告诉你,我排斥过用“酱”取代“这样”,更讨厌用“同音不同字”篡改成语(例:出口成章 → 出口成脏)。我师父那套“皮此”(故意不用“彼此”),我曾认为将造成下一代混淆,习惯性写错别字。
哈!如今我是什么都能接受,只要不造作不牵强地用。
配合潮流趋势,不至于食古不化也罢,我在哗佬也,then hor… 环境生存,我想我必须学着融合进去。最后发现,还相当有趣。人家右手写文,左手画画;我右手风花雪月,左手疯言癜语,混得开心。
送上三个‘格格’给王同学。以后再拍短片,千万记得:各有千秋、各就各位、各得其所。首先,态度认真了才抛头露面。谐星认真搞笑,才有出头天。认真,看到没?

 
 

 
hold住姐是新加坡派?

台湾hold住姐,若在新加坡行走江湖,红的几率,也许不大。
她的华语搀杂英语,乃新加坡式生活语言,听多不稀奇。论搞笑细胞,言语举止还有待练至“一气呵成”。练成了,hold住姐就能活宝耍不完。

新加坡派,你说不好?他们自感优越自在就好。晚上放心睡,早上安心醒,我对生活要求,简单到此地步,管它什么派。


暂停。改天再来看。
————————

 


黄宏墨《笨鸟的表白》封套照

左右手    亦庄亦谐 。

我为什么还不离开新加坡?

一个这么好混的地方,我上流社会混混,低下层混混,神庙教堂也去去。牛鬼蛇神我见过,三姑六婆我认识,所以今天我的文字和脑袋里装的,什么pattern都有。
爱夜生活的说新加坡“闷”,但新加坡给了我风情万种。羞涩文静的我,在这块土地谈了不该谈的人生第一场恋爱以后,脱胎换骨神经线接不好,疯了。
去看了一个与我同期飞起的才女部落。看到她的近照,还有她不再青春的文字。
回看自己,我怎还在青春当中?哈哈哈
疯好啊,拒绝想太多,也就不感觉老。
“你是我在这里遇到最专业的年轻编务人。”赞赏我的伯乐,做了某出版集团总裁。我若不选择不务正业,我知道自己非常有‘钱’途。
永不后悔铅华洗尽。
重要的是,每天能带着一副还可以工作的身体出去工作,安然一天又过去,我认为基本的幸福已握在手中。
高处不胜寒,我庆幸无重担。
但是,老师⋯⋯我要告诉我的老师,您能引我为傲,在新加坡我有江湖地位。哈哈哈哈哈
打哈哈,却非玩笑说。当我的尊严受创,我不断提醒自己,我不差劲。
肯定,是什么意思?肯定,就是这个意思:相信自己有能力。然后,有力气前进。

同事羡慕我自由来去,他们不知道我真正是做什么的。在新加坡不乏就业机会,给你打杂打杂酱,兼做几份工。七老八十没问题,只要你肯做,做得来。
有份调查说,住在新加坡的中国人,最不喜欢新加坡人。近几年也有很多菲律宾人来新加坡讨生活,一星期规定须做72小时的工。如何的不喜欢,这两国人来新人数,依然有增无减。
新加坡人敢表露他们的不高兴。去买东西,卖东西的新加坡人心情不好,最好识趣离开。做服务业,这里顾客本来就擅长投诉,竟还有餐馆鼓励顾客投诉,凡投诉,能赢取餐券。complain ,我要complain——有外来客将此列为新加坡人习性。
有一天离开这里,我不会说它那里不好,我只会回味它的奇趣。
每一个地方,都有叫人无法理解一面。台湾议员在国会摔椅子打架,不也相安无事?香港人在国外开餐馆,不友善的服务,仍客似云来。这些现象,我称为人情风土,一种米养百种人的奇趣。心理上接受了它,容易入乡随俗。

为什么还不离开的问题,太多人问起。
听了会哭的歌,我喜爱的黄宏墨,他的第一首,也是最触动我的一首,不能回头。来新加坡第五日,接到《风采》杂志电话:回不回来?有工作给你。我断然说不回,再也不能回头。
不信?我好好想想,答:
在等一个有足够魔力带我离开的男人,你信吗?
不信,那就不要再问。


暂停。谢谢你。
————————

 

右手    romantic 。

刚来新加坡,处女的我写了处女诗一首。
每家每户关着门。很多门,敲烂也不开。
惟独屋尾厨房窗户大开,一支一支彩色竹竿伸出去,晒衣服。
可惜一支一支不是想相握的手。
写诗灵感,于是浮起。

新加坡派晾衣大法,顽皮鬼叫它‘国旗’。

 
 
                           对窗
窗的样子触手可及
一口二口三口
数不清的开在高墙上

每一天
有人在窗里走动
每一天
有人从那窗望向这窗
便是我们相见时刻
相见仅在一瞥
仓猝掉头
表情冷硬
是为了什么

日出来看窗
衣物竹竿满壁满墙
原来昨天有条这样的裤子
被穿出门

没有人影。

日落来看窗
万家灯火

人影没有。

窗里的橱的床    这般近
窗外的风的云    这般近
窗里窗外的人

   般
     远

 

后来的我冷暖自知。不想坏了心情,能忍则忍。
其实到哪,也许都一样。
我看不惯对方,对方也看不惯我。
做人好耐性,很多不爽可以免去。

虽然买房子有局限,买车子先要有拥车证也不保值,
但起码我对生活不必慌。
医药费是吓死人的高,
政府强制实行的“医疗投保”及公积金保健,解决了民忧。
结论是,我体会得到新加坡的好。

 
一个不经意的抬头    蔚蓝已随天真无意远走
不懂的感慨是现代的真实    情感的麻木转变为超凡的成熟
流失的迷惑和偶尔的回首    那一段是你稚气的选择
那一段才是你心底回忆的温柔

不能回头

只是想随意的看看    人群中还有谁忘了源头
不安的表情牵动着的躯体    泪眼与狂笑怎么都是每一个相同
频频的忧伤和甜甜的笑语    那一个是你单纯的欢乐
那一个才是你刻骨铭心的哀愁

词曲唱  黄宏墨[新加坡新谣创作人

是不是你走得太远    听不见最初的脚步声
奔放的年代是久远的前尘    遥不可及的将来转眼又过了头
心底的怆然和原有的梦想    竟是如此缠绵如此焦虑
如此无奈如此岁月的
不能回头

 


黄宏墨偶尔的回首常有种无所适从的遗憾,
前去的路又往往是另一段欠缺的开始。
于是学习哼唱心情,走一趟海阔天空。

————————
扇语辞典
州府:老辈新加坡人,称“马来西亚”为“州府”。
哗佬也,then hor[新加坡派语言]:哗!然后
blur:糊涂
有什么变:有什么办法

内容补充
[经典语录]见评分复言


相关阅读
FB拉票
2011新加坡总统选举[报导汇总]



谢谢捧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