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我的流浪日子

我享受一个人游游荡荡
我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
我减少了很多烦恼
我不想悲伤所以我独来独往



记不记得?我每天上班下班经过的车站,总坐在那里的那个老人?(见《最后一季,好笑与不好笑的》)
他大概也印象深刻起来,每天能在几点几分看到一个乱发女子,从马路那端横冲直闯,跑过来马路这端;分秒必争,像要赶去投胎。
他对着那女子点头微笑。几次以后,提高嗓子问了:很忙啊?你这么命苦?
那女子行色匆匆,被这句话怔住,顿停脚步,头差点撞向灯柱⋯⋯

我的命比较苦,还是他的命比较苦?
我买了五个芒果,分两个给他。他望着我手上另一个袋子:“是什么?”我说面包,分了两个给他。
“你住在哪里?”这天,我们开始了对话。
“住在四角亭。”他摇摇拐杖,“兄弟姐妹都不理我。”
就是睡在组屋楼下亭子那种,他是流浪汉。
“每天坐在这里,不累吗?”
“时间容易过,累了就回去睡。”
“靠什么过日子?”
“马来西亚那里有亲人给我钱啦!”他的眼睛泛起泪光。
“你有没有刀?”我赶快将思维拉到无关痛痒,阻止他陷入愁绪。
“做什么?”
“切芒果。”
“我家里有。”
哦,没墙没房没隐私的亭子,他认为,怎样也是个家。
没有地方去,除了这里和那里,栖一下身,就是家。
之后有时我匆匆下巴士,突然突然会听到有人喊:要不要吃?要不要吃?
总又要让我顿停脚步。是我刚刚交上的伯伯朋友,坐在小食店门外,用餐。
我给了他笑容,摇头,赶紧又横冲直闯跑过马路⋯⋯这端那端,我常常也搞不清了。我太忙了。我太命苦了?

还有人从早到晚在海边度日。
一个才五十岁出的男子,上了电视,年轻的文化人叫他“老伯”。天啊,心的老去,有如此可怕!
“我好手好脚,为什么我不去做工?很多人都不了解我!要不是我有病,我这个病,随时会发作,我没法去做工,你以为我喜欢不做工?”
荧屏上,我看他沧桑瘦枯的身躯,移来移去;钻进破旧营篷,提水壶,起火,煮水⋯⋯家的味道,我嗅到了。
“政府不来赶我走,我已经很高兴。”无能无力再去求别的,只求太阳落下又起,自己也起得来;太阳起了又落,这残生便又安然过一日。

我想起我几乎遗忘了的风花雪月。
我背着吉他去流浪。
半夜在梳邦机场等候转机,一个男人来找我。
他如何找到我,我如何告诉他我漂泊的时辰地点,我全记不起来。
我只记得他叫基,肯德基的基。现在想起,就有块炸鸡浮在我脑里。
他又如何认出我?真的忘得一干二净。对不起,基。不过,我完完全全记住你的模样,你的声音。
他说他才从美国回来不久,过阵子又要去哪里哪里⋯⋯。偶尔拿起我的吉他拨弄,调皮哼唱,笑开了来。天快亮,我得走了。
没几步,我听到急速脚步声。“电话!电话!”
我念,他抄。
我望望基。最后一眸,没想到真的是今生的最后一眸。
我糊里糊涂念错电话号码了,也把地址遗失了。我把我这个朋友,弄丢了。
基若怪怨我,这是一场无从解释的误会。数年鱼雁往还,这笔友确实我有付出诚恳。我长久离家,任由家人处置我的物品,丢的丢,毁的毁,包括他写给我的信。
流浪的人,居处无定。身体与身外物,像寄放在地震边缘,随时准备零落。
那夜深两点许,我们第一次见,也是最后一次。缘份到此为止,绝不是你我都想要这样的。天意,是天意吧?
还有一个我小时认识的小男孩。我们长大以后,有个傍晚我接到他电话。
“我跟你妈妈拿了你的电话号码。真的是你吗?你的声音变到这样,我喜欢。”
神经病!我心里笑骂。
“你几时有经过 X X ?我目前住在那里。你回家时,坐长途车,可以稍停那里吗?我们见见。”
神经病!!
我心里摆放着的那人,为何他不约我见见?有一次,载我回家的巴士,在他家乡死火了。我坐在车里做梦,梦到在街口,他远远走来。
流浪岁月里,有着这些莫名其妙的初开情窦,我还真是浪迹得动人美丽。
跟流浪汉比,我的四处为家也不算什么的了。我没睡过纸箱,没挨过饿,我在学自食其力,至少我拥有一条妈妈缝制的百褶碎布被。这样的流浪,不过是成长的一部分,在心里面挂上一幅可怜样。
真正流浪起来,无家无亲,才是命运摆弄。
我的流浪日子,我的强说愁,无哀叹资格。
无     哀     叹     资     格     啦



拉兹

印度民歌   1951年电影《流浪者》插曲
善感中文版  梦之旅唱
  
自动唱频
嘻哈中文版   视频
怀旧印度原版+影片  视频  
作曲  赛凯尔扎伊吉尚
作词  赛连特尔
翻译  孟广钧
旁白   gila itu perempuan
——————————————————————
到处流浪
命运唤我奔向远方
我没约会
也没有人等我前往
旁白我享受一个人游游荡荡
孤苦伶仃    夜宿街头
我看这世界像沙漠
那四处空旷没人烟
我和任何人都没来往
旁白我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
活在人间    举目无亲
和任何人都没来往
旁白我减少了很多烦恼
好比星辰迷惘
在黑暗当中
到处流浪
旁白我不想悲伤所以我独来独往
命运虽如此凄凉
但我并没有一点悲伤
我一点也不知道悲伤
旁白我也不知道人间险恶
我忍着心中痛苦事
幸福地来歌唱
有谁能禁止我来歌唱?
旁白没有人能禁止我欢畅



若想打开其他视频,请先关闭唱频

怀旧印度原版+影片


嘻哈中文版

三种风格的“拉兹之歌”,我比较喜欢视频里的中文版嘻哈唱腔。
苦中,分分钟不忘还有快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