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的男人都是同性恋 plus

 

 

几则文,合成一篇发布,是我的习惯
苹果发威,玩plus。趁现在流行,正式挂起这个字来玩
纪念停产一周年

+ + +

         没有躲 。

朋友问我又要躲到哪里?
没有躲。
做完两期特别厚时尚号杂志(将近八百页),脑筋有点虚脱。
忙乱期间,本来是没空管部落格的事,面临搬迁变动,占用睡觉时间,管了。
科技男林北极力鼓励我移到脸书去写,他答应做我经理人。我问他:你能担保我的粉丝团有几万人吗?他说能,包我发紫。哦。这吸引力非同小可。但是 ……
还是非常钟爱部落格。比较像写字,不像流水账。
我知道我会遭驳斥:像咩?一堆图画、照片、宣传文充斥其中。
是什么都有,不再纯粹文字创作。也没人规定部落格必须是艺文园地。我的想法是,既然决定跟随来到新环境,就调整心态适应新作风。自己在自己的地盘觉得像写字,抒发了写欲,也得到读者和管理层关注,知足了。

在中时三年。在《品 Prestige》快两年。结识一些名家,有变成好友的,有过招比武的。
前几天同事问:“访苏童,你敢不敢?”
“性变态她都访了,有什么不敢?”林北替我回话。
叶锦添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只凭一面之缘,不好说。访问当日,我一直拍他大腿,性变态那个是我才对。

我感恩拥有(现在、曾经都算)的机缘。即使成为我的烦恼,最后我当我的烦恼透明,我就不烦恼了。
所有机缘,都是成长蜕变的过程。

 

 photo ss3a_zps8a094f60.jpg
无爹送我的蜗牛。屋子里发光,还发青光,以邪攻邪,‘劈’ 邪。      photo by  wuchan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直性情

很年轻的牙医,以下是我跟她一小对话:
“我见过的牙医,当我提出这个问题,他们都没告诉我它的严重性。”
“也许你的态度不好,他们不告诉你。你要好好对他们说,求他们。”
听了年轻牙医的复言,我当场有晕眩的感觉。病人花钱看医生,还要低声下气用求的?
好心有好报你会上天堂的求求你求求你救我吧!!??

类似如此叫人啼笑皆非的交流,我遇得多。是直性情,也该合理合听才好。
医生是在世天使,救人一命要紧。我碰见的天使,却多是利字当头。比如说学生有优惠,是指在特定时间内来求治的学生才有折扣;过了那时限,你是幼稚园小不点,也须照付成人价。办入院手续,好多私人医院的第一个问题:有买保险吗?有的话,他们态度整个不一样,当你财神到啦!
所以有次把写手稿费支票,送去某间开在新加坡的台湾银行,得到温馨接待,我差点掉下热泪,不知所措地感动。
那天下午四点多,银行已经打烊。我来到上了锁的大门前,轻轻敲一下门,就有个职员出来。我请他帮我把支票存入该写手的户口,他微笑着请我稍等,转身去问了高层,出来很客气地接下我手里的支票。
换着一般在地银行,处理手法一套‘铁面无私’:“已经过了上班时间,明天你再来。”

我能不喜欢台湾人么?我喜欢台湾人。
不是因为他们的来信,都在开头写Dear,在“你”下面加“心”字。是因为,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热情和热心,在他们的语气跟表情。
给吴宝春的经理人写了信,我说:我性情直,客套话不说。她回应:看到你写性情直眼睛一亮,非常好我也是。
真有点后悔了,为什么当初不答应嫁给那个在桃园开印刷厂的台湾人?
说不定,我现在是出书无数的多产作家。(有自己的印刷厂,要出多少,印印就有 …… 哈哈)

上句有关出书,当然开玩笑的,那个男人却非虚构。
他的心愿是学好英语,跟伴侣一起环游世界。我只想静静地死掉,每天开门下楼也懒,怎能接受那样一个要到处跑的人?
终于有一天我的心愿是,跟伴侣一起环游世界,人家不知在天涯还是海角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hoto ss3b_zps47f03737.jpg
想你想了十几二十年,终于占为己有。            photo by  扇语

             

      方块酥我好想吃你

上瘾了。每天都想吃。
最近腰围左右前后长肥肉,手捏起来,一条。是吃太多了。
五月头买下最渴望的烘培工具:KitchenAid搅拌机。刚好红色和淡黄款式减价,我选了淡黄,少付S$300,还加得一架沙律切菜机(送给无爹当见面礼,他吃菜不吃肉的嘛)。别小看省下的钱,用十几二十年换来的。
拥有一样东西,也看缘份。时机未到,怎样喜欢也不会买。那个晚上,商楼各店就快打烊,看完冰箱,想:不如去探望我拖了大把岁月还没带回家的心里一直盼的 …… 哗!价钱是空前最低点,不买还等什么?

我想我也只有二十年能生龙活虎用它,要做好多好多的面包。要快!还有好多好多的蛋糕。我最爱吃鲜奶油。(还吃?肥肉横生啰。就是爱吃,像吃冰淇淋那种快感。)
我更爱吃咸蛋黄,我千万不可以有高胆固醇,不能吃单黄双黄,折磨我口欲。
神啊救救我!面粉豆类是我主食。有了这架机,我会做做做,趁我还有力,想吃就不客气地做。这样下去,我看不到我的腰了啦。

有男人说过,喜欢女人有肉。
浪费是不好的。有了肉,整橱衣服穿不下。两天前我也才买了全件玫瑰花浮凸布料制成的紧身裙,我不要有肉。
可是,方块酥太好吃了。这台湾嘉义名产,我准备做成凤梨口味。
不能在这里放图引诱我。天杀的想吃又怕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hoto ss3cc_zps20a218d4.jpg
彩虹          photo by  choochiaki

           

    我喜欢的男人都是同性恋

做出版这行,不乏才子故事可听。
正当仰慕他们的个性才识,突然便有这种话语传入耳里:某某跟他的男人过得很幸福。我的心不免震一下。
包联络上世界著名建筑师陈家毅(年少时是文艺青年)在新加坡的公司,拿了他邮址给我。我叫包你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哦,我拒绝听!

家毅的照片,跟村上春树的照片,收在我钱包很多年。我当他们是神,保佑我。
不知谁寄来家毅的《不完夏》给我,在我13岁那年。这本书陪伴我至今,每一页字可以化成符烧来喝的。看了他最近在《苹果日报》写的专栏,真感叹岁月回不到青春的天真烂漫。我如旧对他有过的纯真情怀崇拜。
安妮宝贝改名庆山,写更成熟有智慧的书。我不。我说过我要拒绝清醒,还好我能做梦,我才有憧憬。

我喜欢的男人,不喜欢女人。
我不会鄙视他们。我只是痛心,女人的选择缩了水。
女人是可以嘟起嘴说:ok我们也来喜欢同性。
世界会变到怎样我不知道。不过假如人人朝一个方向去,就会超重沉沦。
女人,检讨一下:为什么男人喜欢男人。
错综复杂当然不能全算在女人头上。反省的好处是,让自己更加的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国好舞蹈  总决赛|2014年7月5日

     

  跳舞吧

所有艺术类中,我最爱跳舞。
不用学不用发展这门喜好,我是天生舞者,天生天养。

扭动身体。肮脏的眼睛看到欲性,纯洁的眸子看到灵性。

肢体语言意境,杨帅在《中国好舞蹈》做了窒息诠释。没有给他发挥大动作,只是慢慢移步,内心推到脸上,把动作尽情挥舞的主角盖掉了。
无动作胜动作,展示“无声胜有声”那永垂不朽的道理。
郭富城唱歌做天王,“对你爱不完”几个手势,哗噻!也堪称经典让他今日坐上舞王的地位。

跳舞,没有会或者不会的。想跳就跳吧,跳掉几公斤肥肉,就是美的了。

 



中美舞林冠军  对抗赛|2014年1月28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苹果大哥大

电话能随身带着用,在三十年前叫大哥大。好大一个工具握在手,像拿着一块大砖头。变迷你了,印证科技的神奇进步。再变回大哥大,印证人类有多喜欢看戏,无处不看,屏幕当然越大越好看。
苹果手机出大屏幕,iPad可以丢掉了。iPhone 6 plus的摄影功能,科技男说简直能取代所有数码相机,令人咋舌。那相机也可以丢掉了?

商家给科技男免费试用iPhone 6 plus三个月。他已经上网买到,这只试用机,交给我用。“给你新任务,拿这只机写一篇文。建议你签配套,创建一个apple ID,发WhatsApp、微信、电邮 ……
那我不是很烦?很容易被人找到我。
“你可以关机啊!这招你最厉害。”

对哦。好彩可以关机。关个七七四十九天,就没人认识我。

 photo qm2c_zps9a44fc95.jpg

+ + +

影评人周星星感叹,经营六年有余的部落格即将关闭,他不相信数
位资产能够永存。
读者留了一则很棒的话。这则留言若随部落格关闭而消失,可惜啊。
我转载于此,深省。

数位时代最困难的莫过于资料的筛选与保存,事实上创新发明数位
资讯工具的人都明白,数位资料的传输和保存的过程便利性很高,
毁损的几率很大,易读性很低。
一本书收藏一千年,打开就可以读,一张数位光碟,要先解读裡面
的零与壹,再转换成影像,那为何不直接读纸本书?
为了无纸化。按照现今储存设备的容量和网路传输频宽,文字档案
比影音档桉容量小很多,影音串流技术都可以突破了,文字不是大
问题。
问题是旧的媒体储存格式与新的使用者介面未必相合,处理起来很
费人工,而且旧的机器速度相差新机器不只一个世代,就好像蒸汽
火车头的零件要装在高铁上,不如一次全部换新。
储存数位资讯的风险也不小,保险公司还要估算资料本身的价值,
最后不得已只好用云端运算分散风险,暂时路过的资料也有保存期
限,需要长久保存的就请拥有者自己负担责任。
当初说要做网路的人,并不会想到这些以后的事情。   Augustine

 

放大全屏欣赏:点击视频右下角最侧边小框。

星期五 26 09 201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hoto pss6a_zpse898aeb4.jpg
公爵面包,口感实朴,飘送酵母香,有面包天王吴宝春的味道。

 photo pss6b_zpsa7116f36.jpg
内有亁坤,还会爆浆(馥郁的巧克力)。

 photo pss6c_zpsf5fb3bc0.jpg

 

     送点给人吃吃

这夜去了日本人好多的新加坡亮阁广场(Liang Court),在克拉码头附近。经过店名叫“公爵面包”的店,一条小小面包S$10,看起来硬邦邦,卖相不起眼,谁会买?
店员把每一种口味面包切了给人试吃。面包还没买,我已经吃饱了。
我有没有买呢?当然,我不好意思白吃。说实在,非常好吃,是软的;保留原始粗质,真材实料有重量,不是靠发粉发到轻飘飘那种。
买的人真多,吃饱以后。

曾在台北吃过欣叶,怀念它的珍珠米番薯粥。见到欣叶也在亮阁出现,我整个肚子被‘公爵’喂膨胀,也还是进入点两样东西试试,其中一样是旺来(黄梨)虾球。
调味过重,吃后肠胃闷闷,毁了我在台北吃到的清香记忆。是入乡随俗,要配合新加坡人重口味?
师傅为何挑中我,送我现做麻芝,不得而知。咬下去还烫,好吃。拉回我对欣叶的印象分。
Mochi,日本风味。麻糬,有馅。麻芝,无馅,外撒花生粉。我如此分类。

鼓励卖吃的,送点给人吃吃,不打紧。真的好厨艺,不怕人家会白吃。那些差强人意的食物,才担心给吃了,骗不到生意上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hoto pss6d_zps373b238d.jpg

 

           发财豆花

比同行便宜一半的价,薄利多销。与浓郁口感的Jollibean水准接近,我看好这个豆花兼卖仙草冻的品牌(图上有写,避免被怀疑我在打广告我不打它的名字)。
本来要‘进公’加班,很想吃它,特地在大巴窑地铁站下车,逛逛买买,两手提着食物,回家算了。

这品牌就有这诱力,引我大老远来。过条街的老伴豆花,跑掉好些顾客,冷清。前几个月回槟城,家人吃老伴,一份RM4。我觉得太贵了,新加坡这里才S$1.50,还浓香得多。
收货员解释:新元S$兑换令吉RM,价钱公道。
在马来西亚卖东西可以这么算,那在马来西亚做工为什么不可以跟老板这么讲:你给我的每个月工钱,在新加坡一个劳工赚还比我多!

生活的艰难,已开始传染病般从“钱很大个”的国家带菌进来。那边卖多少钱,换成“钱很小个”的价,就敢敢杀死人地开价。
不高兴就别买啰!是是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跟在拍卖会上的喊标心态,似模似样。

老街坊传统豆花,一代传一代经营,面对口味变化。古早豆花做得韧,人家嫌不嫩;现在豆花做得有点咬不断,才过瘾好吃。
我教你,加一点蒟蒻粉下去。现在是吃硬(果冻),不是吃软(燕菜)的年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hoto pss6e_zps6d7ac6c2.jpg
翻屁股一看,吃不下。

   自己保重

一上一下两张图,拍自同一块日本披萨。问你敢吃吗?
不能怪我,买烤类食物时都会加一句:给我看屁股,不要给我屁股黑黑的。
拿起面包饼干,咬之前我一定先检查底部有无焦黑。
焦了,就是毒害,管你用的材料是有机还是营养丰富还是抗癌必吃(不吃没事,吃了反而有癌)。

美国研究者列出最新十大致癌因素,没这条,却不能假装不懂它的杀伤力。
卫生部检查食物的干净度、安全度,总不提醒厨师,烹调过程若无良,也会被记过。没戴手套帽子,扣分;干净食材下锅煮成黑炭,官爷不出声,为什么?
因为 …… 怕,就自己下厨啰!

 photo 8FF7832B76848138_zpsa06b00ea.jpg

癌症爱找的十种人:
烧烧迷(喜欢喝高度热烫汤水)
嗜肉者(蔬菜水果吃得少)
屎屎忍者(憋着不大)
夜猫子(熬夜+开灯,免疫系统加级伤损)
坐久久(有得坐,不一定是福)
看不开者(爱计较,爱发脾气,容易情绪失控 ……
二手烟客(免费吸二手烟,不好贪这便宜)
豪宅住客(许多可供装修得美轮美奂的建材,或含毒质)
不戴套者(保险套防病毒传染)
遗传(家族有癌患病例)

嗨!开始看开放开早睡早起 据说比较容易大便。

 

 


分享很爱的音乐。整首听完,耳朵会出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姐弟恋要吗?

要!母子恋也可以。
小伙子阿Ben说:女大男的太多 …… 他脸上表情写着“不可以”。
我说:我已经洗脑了,你迟早也会被洗。
以前我绝不看姐弟恋故事。女一旦比男的大,时时要考虑“他小,我必须照顾他让他”,失去撒娇理由。这我非常抗拒。找男人,我找托付,不是找托管。
上世纪还有保守派因为生肖相冲,放弃很想爱的人;选了无冲无克那位,都不见得长长久久。来到新世纪,看男性朋友泡妞,他们表示不介意对方大几岁,最重要是合眼缘。
也不懂怎样被洗脑的,见多就习惯,慢慢便接受。

王菲谢霆锋这对姐弟恋,各自结婚生子离婚再复合。他们如果到老也在一起,我才会说羡慕。匹配不匹配,绝非年龄问题,而是两颗燃着的心,那火能烧多久?

有个男人去相亲。“对方没前没后,脸孔和她头上的头发一样短(长发女人比较有女人味),我两下就跑得无影无踪。”
你听你听,要嫌要挑起来,身材样貌头发等等一箩,还不得空数算年龄。

 

 

 photo pss6g_zps9e5e44f6.jpg

 

            扇 语录

时间它走它的
我们不跟
停在年轻心境
时光就可以倒流

               扇语   写于《品 Prestige》第14期|July, 2014|时 time

 

 photo qm2c_zps9a44fc95.jpg

一个月一篇
就这样半个月内
差不多写完我的一年文

我的特点
在于创造感慨之言语
是好是不好
无所谓
我到底有过什么发现?
记录下来我就不怕我想不起自己说的话

其实我该去混微博
为什么要在blog西北长气?
哈说越多越忘形越自爽吧

没想到有天我有来自脸书的支持者
让点击拉高不让我漏气
你是谁?我真的猜不到。谢谢 …我会努力写

星期日 05 10 201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苹果初体验

丢弃老牙鸡。鸡,没错。打火机,也叫鸡 er 越描越黄。
换用摩登鸡,必须甘受静电辐射折腾我半死。
我愿意,因为我相信苹果,用了它电脑十几年非常适应,我这排斥先进的玉体(er )可以承受它摧残。我也等了很久,等它出大大只鸡。每次看到三星,我就叹苹果输在不够大。

手鸡越出越大,磁卡越变越小。好啦!去剪卡,不再回头,我迈向新科技。

头一次用WhatsApp。朋友从邮箱跑到鸡里来了。进入Line,什么动作都被朋友暗地里全知晓,上个厕所都没安全感,吓得我赶快杀了Line。

双手很快发麻,几天不敢碰鸡。
但是也想了几天,决定买大苹果plus,训练敏感体质。
小孩在髒乱的环境里成长,抵抗力增强。澳洲专家说。我记得。

让女性纤纤玉手掌握,它是有些嫌大。苹果或许不会再出这么大,我当纪念,当成iPad,在上面看杂志。鸡背那颗苹果是镜子,在公车上照看嘴唇红不红。
拍照功能几根棒!!!很能满足我这个不懂调光的菜鸟,随便哪个角度拍,都很清楚。

看:

 photo pss7b_zps6fb9af95.jpg

 
用iPhone 6 plus拍,小小字都不含糊,书封面的胶纸痕迹毕露。

我看要等村上老爷七八十几,才会中诺贝尔文学奖。他还有时日等。
等的当中,三长两短呢?谁会去替人担心这些?
算了,曹雪芹没得诺贝尔,张爱玲也没得诺贝尔,照样被后人捧为学问研究。
 

 photo pss7a_zps22eec767.jpg

 

 photo qm2c_zps9a44fc95.jpg

感谢科技男林北去年圣诞,送我村上选集。
今年这个大苹果试用,是早到的圣诞礼物。
星期六 11 10 2014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