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伙伴也是爱人

 

破万字长文,
一本刊物幕后,让你看透透。
请跑多几趟一点一点读,
一下读完我会过意不去没新的东西给你看。
这次我是什么鬼都要放进去,
证明passion的力量无比。

 

 

 

   嗨。哈啰。你好。
以前我不屑于用到烂的开场白,现在我用了。用来考验自己,能不能化腐朽为神奇。
眼前这碟,是杂菜饭。我常笑说,给猪吃的,什么都摆在米饭上面,味道混浊。更无法理解的是淋汁,不分青红皂白,卤汁咖喱淋遍所有不同种类菜肴,原本滋味都无人讲究了。
猪吃的饭,要弄得令人流口水,好难,但我愿意试。现在我有的是passion,激起我创造勇气。
热情,也都灌在我们通的信里。
不是说一套,做却另一套,有信为证。

在我最想把一头乱发,铺盖在能让我枕压的胸膛上哭诉哀愁时,我遇上这几个伙伴。
喜欢和爱,都说出口。不吝啬于,把快乐分给人。对的人,他会记得你的好。握着你给的快乐,将它化为力量,更上一层。
“《品》令我辽阔,过去沉郁,一扫而空。”我在留言板留下这句。疼惜我的人悄悄话说,高兴看到这句,真好,抱抱。

自恋成魅,破例再现。连同伙伴对我的赞和肯定,贴上来。第一次,我这么厚着脸皮奖赏自己。你受不了我的自我膨胀,那请走开。
我很感恩,我终于活在很有温度环境里头。
这其中的重要性,只有放宽心胸才会懂。棺材很小,装不了太多东西。许许多多看来舍不得同人分享的,其实带也带不走。分一点快乐出去,我从镜里端详自己的眼睛,发现它更清更纯更亮了。

 

 

 

  

 

 

 好热   。
尤其在赶版和赶稿的时候,深夜冷气房里,额头居然冒汗。冷的热的?汗。脑袋没地方给我想。胃却空的。忙乱,不会饿,省下晚餐钱。
Toety说,阿扇又做仙了。
满眼金星的Iris,半夜很辛苦地一字一字敲打中文,给我写信。我喜欢叫她爱丽丝。可怜的爱丽丝,瘦薄肩膀扛起整个美术部。“你不可以病倒。有时进入你的梦游仙境,放松一下。”我说。
那个熬到快天亮四点的夜,爱丽丝打包给我的清汤糖水,8pm摆在电脑旁,3am我还不得空吃它,还有两篇文没写。
做过两年报纸、十年周刊,都没这么苦。越长时间磨制的东西,越难做。人都有“拖”的毛病?也不是。总之不管给你多少时间,最后要完结那刻,就是十万火急。所以,叫死期。

 

 

 

那年夏天的味道   词 黄朝亮   曲 王柏力   唱 吴映洁

 

 

 

爱丽丝半夜写给我的其中一封信。

 

阿扇:
息怒!
这几封邮件加起来的字数,足以给我多几版排版呀,大大们。哈哈。惜字。so Write text, no War⋯⋯⋯⋯
有些东西不是一朝一夕的,人的行为也是。
高兴佳静和大老板(包括我们),都同心协力抵挡恶势力。所以请宽心。只有放开心,才能互相学习成长。那些人,学不会,也听不进,可悲,可惜。
加油啦!

爱丽丝

 

从信里内容,你大概也读出,我们碰到难缠人物。
在美术部,爱丽丝的过人之处:很认真读文,有独见;对每期的内容,很投入看待,提出宝贵意见。
爱丽丝目前在伦敦度假。
某特约作者住伦敦,我要他给我银行资料,领稿费。他迟迟不给。
“扇语,我回答你的疑问。英国伦敦银行业务上的诈骗事件很多⋯⋯把自己银行账号给别人我比较敏感,除非我们合作多时,能够信任你⋯⋯”
原来支票曾被盗领,心有余悸。电邮阅毕,马上飞书,致爱丽丝:方便打电话给XXX吗?然后最重要是你身上有没有XXX新元?这是《品》给他的稿酬。若方便,请先付给他。
也马上收到爱丽丝的回复,来来回回我们就通了八封信,为解决一个素未谋面海外作者领稿费的顾虑。她听我说“我们好人做到底”,回了一句:我等一下约他见个面,让他安心我们不是诈骗集团。
哈哈哈诈骗集团。你手上有《品》吗?拿去给他摸摸一下。我说。
四个钟头后,爱丽丝任务完成。“阿扇,刚刚见了XXX,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台南新贵。他向你问好。也让他品了一下《品》,他也放心了。 他说你能找到他,你也太神奇了。他会电邮你详情。在我走之前,如果还需要我转账,再跟我说。”
太棒了!居然有这种任务,也很神奇,哈哈。

另有一伙伴,即将离开的造型师Toety,6月16日第一次加入通信,亮出叫人惊艳的文采。惊呼!通信,也能挖掘到明日之星。
Toety拥有自己的工作室和团队,江湖上出名的人缘奇好。每次Toety看到我出现在公司:阿扇!!!!!!! 那一声呼唤,很响亮,很叫我感动。

 

礼拜四早上与Johnny和佳静开会时,借了Johnny的第二期《品》,快快翻一遍。
原本想下星期回公司才慢慢翻的我,当天下午有点‘忍无可忍’,就叫我的助手回公司拿一本回我的摄影室。政良在做采访时,摄影师、化妆师、发型师和我就到楼梯口,开始翻书了。开心。
Melvin好谦虚。要比谁的中文烂,有我排第二的一天,你就永远不能排第一啦。靠后站吧你!哈哈哈!
佳静都说了,她不会放过我。老实说,听了有点怕怕 -___-”“
更老实的说,我很乐意在幕后,默默继续与你们奋斗。
能成为品将之一,是我的荣幸。
能认识各位,是我这一生生来的福。
《品》真的让我大开眼界⋯⋯⋯⋯

上期balik kampong后,心情低落。 头痛到要爆了。
昨晚听了五月天演唱会,心情还是超烂。 浪费。
回应慢,请原谅。
扇姐! 有吃了能kaya的糕点,我也要!哈哈哈!我想iris也会要一份^^
很感谢你‘开笔’,我才能读到《四个格子》。爱。

Toety

 

 

 

 

 

   低调   。
不能在文里,甚至订阅表格上,赞这本杂志有什么好料。
《品》是低调的。
哪门子的“卖东西”手法?修改订阅表格,把吸引读者的字眼和形容词统统拿掉,我困惑。
你要看就看,不要看就走——耍什么性格啦?
刚开始啼笑皆非,渐渐才明白,要找真正能够欣赏《品》的读者,一旦爱上,死心塌地。
佳静说,有个男人读了创刊号最后一页《四个格子》,哭半个钟。触动他想起自己际遇,自然而然就哭,不夸张。能这样用文字、版面激活感觉,是品将们努力以后,最期待的收效之一。

远在美国的牛哥胡越,接到我派给他的游戏任务,说:
“星期天约了朋友上他家去玩XXX游戏。搜寻过不少XXX资讯。约了日本朋友下星期会面,要他做翻译。幸好认识的各国朋友还不少,可帮上忙。对了,你会给我寄来《品》第二期吗?”
牛哥收到我send给他的采访录音mp3(日本某名人),积极准备撰稿工作。
我回mail:
“收到第二期,你一定哭。我特别安排你哭。以后只要你miss掉一期,你会心痛的。很感动,牛的尽心尽力。”
这只牛,读了创刊号(已再版),说:“吓我一跳!世界顶级品牌都在这出现。好样的,引以为傲。”

我在网上找到我很喜欢的写手,认定只有他可以写出最合我意的《西西里岛》。谁知结果他把西西里岛写到没人敢去。听了我们解释,他很乐意重新写过,淡掉黑手党色彩。

收到很文学的稿件。这位作者说:
“一切可以讨论。在写的同时,有这种写法可能不是杂志所要的形式的顾虑,可是我不想流于一般的特写,也一直觉得因此愿意尝试特写也可以同时是散文。更重要的,我希望在写着关于他人创作的同时,自己也是在做着类似的创作。”
完全保留散文形式,是不可能。毕竟《品》不是纯文学创作刊物。但,让作者展现创作特异功力,我也希望能做到其他杂志不敢做的尝试。不过,确实是要用融合得到的方法来做。
我告诉作者,不会用她很文艺的标题,放在部落格上时你才用。作者说出她的想法。我了解了,读完mail马上决定推翻自己,看有没皆大欢喜的方法可巧妙运用,我考虑实现她的心头爱。

默默做着令周围人开心感动的事。
大家尽量互相配合着,发挥各自所长,快乐满足的了。

 

 

 

 

 

 

   温暖的吵   。
三月初,成为《品》一分子。开始写李光耀,打算放在部落格。
问佳静:“李光耀,你敢不敢用?”
佳静曾经因为李光耀的女儿——李慧玲的职衔搞错了,被请去喝‘咖啡’(调查问话)。
“好啊!”她兴奋叫好。
然后,最脸青青是我了。写这号人物,不能出半丝差错。甚至一句无心的话,若被读成另有不良含义,我也死了。我死不要紧,《品》被吊销,连累公司赔钱,大伙丢饭碗。
爱丽丝问我:你下来能超越你的《李光耀》吗?
能!只要我没脑死,当然也不可以中风或痴呆。
我不喜欢循同个模式走,什么形式手法风格,能发光,我一定宁可杀错不放过。

原谅我在家躲太久,时尚圈大大人物Johnny Khoo是谁,起初我真不知。首次见他,心里很怕。此人和佳静,是冤家,见面爱斗嘴,我后来出席几次集会,司空见惯。两人传简讯,也骂架。
有个傍晚,用一条布围成裙,穿着进公司。电梯门一开,与大伙迎面相照。
我被拉去一同吃晚餐。那对冤家,吃着吃着,又吵了。
在台湾看江蕙演唱会,Johnny看到哭。这人其实“心太软”的(哈哈),他女佣说孩子没钱读书,他可以送女佣一笔钱。他把电脑移到我面前,问我“看过这个人文章吗”?迈克!我兴奋地喊,抓住他手臂摇晃。我的偶像也是他的偶像,原来我俩“味相投”。他跟佳静吵,乃出自“爱是骂”(哈哈)。
吵架,也可以很暖。吵出很棒的idea,吵完,嘻哈笑,没有仇。

 

 

 

 

 

 

   一条心。一叠信。
写稿已经很痛苦。我们写稿,还拼命写信。
5月15号加入品队的政良,这个很厉害科技的男人,最近还发起《Thank you Monday》运动。

 

各位姐妹(的确没有兄弟,不过很快会进来一位):
我想start一个小小的传统⋯⋯
我希望好好利用科技,普通email也可以联络感情,update彼此的状况。这个小小传统,是在每个星期一通过电邮,好好感谢身边同事过去一个星期的贡献。基本上,你觉得过去一星期谁帮了你不少,就大方讲出来。
very simple. 我看过一间公司实行这项策略,对于公司的文化有了很大的起色。我希望我们也能做到,我们大家工作那么忙碌,有时会忽略彼此的感受。不能physically聚在一起,也可以通过文字传达暖意。
好吧,由我来带头⋯⋯⋯⋯

OK,其他人可以follow up啦。当然,如果你没有东西讲,那就别讲啦。不过,我肯定每星期都有东西讲,因为我坚信 no man is and island。:)
Christopher Khoo 政良 

 

 

 

午夜电话   词 林或   曲 唱 纪宏仁

 

 

 

一封给同事加油打气的信,就这么长(⋯⋯⋯⋯我删短了)。每位在职品将名字都在信里面,人人接到一段鼓舞的话。
据我所知,目前身在巴黎公干的政良,手上有十几篇稿等他写,他半粒字都还没写,却满腔热血写信。
老总佳静也是,6月13号凌晨一点不睡觉,埋头写信。
即使是特约品将,也非常投入于杂志的制作过程。
例子1:为《品》的一张文章插图,花几天时间绞脑汁拍摄。
例子2:把最好的文章,留给《品》。
例子3:心理学者方杰(我称他“家”,他会被踢馆。他说的哈哈),两封电邮都关心地问,第二期忙完了吗?我给他量身订造的题,他说不熟,那我自己扛下来写。不关他的事了,他竟毫不吝啬,从心理角度跟我分享他的理解。
很有效的力气添加剂,这一点一滴暖流。

 

品将们:
今天收到六 / 七月号《品》。虽然不像创刊号那么厚重,但依然是大家的呕心之作。
因为《品》,我经历了“前所未有”。
1. 我是早起的鸟儿,这是我加入中文媒体,20年来第一次加班到清晨四点多,到家时,当天的报纸已置放在家门前。那历史性的一天,感谢政良、扇语和Iris一起加班。深信明天会更好,会努力不让我们的团队刷新这纪录。
2. 看见朋友细细地翻看《品》,和我谈论着内容。说,她喜欢Johnny和 Wee Khim的时装彩页⋯⋯当她不经心地翻到了“霓虹橘色”的那一跨页时,突然哗了一声,我超有满足感。谢谢阿扇的文字、Iris的设计,当然,还有老板的支持。
3. 《回家》虽然没有俊男的脸孔,却让人的视线停留在男人的手上精表。Toety,请继续加油!
4. 政良将封面图贴在脸书上,已经收到朋友的电邮,赞我们的杨采妮封面很美。
当然,谢谢所有‘内外’(国内、海外)的文字人,阿扇的文字加工,这一切给了《品》灵魂。

我的家人、朋友都问我,加入《品》之后,工作是否比较轻松。我的回复:怎么可能轻松?早预料到会更辛苦,所以才考虑了那么久。因为,想到必须从零开始,有一点怕怕。
⋯⋯家婆竟然问我是不是被Melvin骗⋯⋯我很肯定地对每一位关心我的家人及朋友说:虽然现在比以前忙,却比以前开心。虽然我们都不完美,但我很珍惜大家的passion、付出、对彼此的关怀。阿扇为我们周六加班准备的薄饼⋯⋯还有谢谢Melvin对这个团队的信任与鼓励。

Grace Lee 佳静

 

上面这封“夜半长信”发出去,凌晨两点半,政良不睡觉,又再写好长的信。
(等等,太长了。进广告时间。)

 

 

 

很久没打洗头水广告了。
打洗头水广告,我发现新大陆:我鼻子很Q哈哈哈

 

 

 

各位兄弟姐妹:
佳静给了我很大的discount,那天晚上我并没留到凌晨4点,而是12点多就回家。留下三个女人在公司,我有点过意不去⋯⋯
我对加班一点也不陌生。在广播的日子里,最惊人的记录是20小时,踏出公司感觉自己会飘。但那时多半独自加班,经常‘闭关’在直播室“修成正果”,没有像现在众乐乐的感觉。
坦白说,佳静找我当品将时,我是又喜又怕。由于我们两边的特殊情况,我必须在48小时内做决定。那48小时很难熬,心难平,烟,抽掉两大包。
狠心挥别传统媒体,走在科技尖端,在网络云霄遨游了4年,突然要我‘下凡’,我真的有点怕。Grace 建议:我们各自回家祷告。
最后,amazing grace 盖过我的恐惧。

加入《品》团队三个星期,我也有自己的“前所未有”:
1. 我戒了烟。Grace用了《品》的“三口策略”,成功烦死我。她会在我耳边唠叨、嘱咐品将不许jio我抽烟、再通过文字(whatsapp和电邮)再三提醒。I give up! (Pun intended)
2. 工作了15年,从来没有和上司有如此开通和高频率的交流。其实,先要感谢Melvin,因为你对佳静的信任,促使她能给予品将们高度信任和发挥空间。
3. 很多人知道,我太太是报业和杂志界的“名编审”;在《海峡时报》,人家封她为supersub,至今别无他人。当年,如果她不是为了⋯⋯⋯⋯而必须暂停工作疗伤,她会成为《海峡时报》的夜间主编。
在我眼里,很少人可以超越我太太的文字与编审才华,直到李扇语的出现。这个经常上山的女人是最大的惊喜,功力深厚到不行。我告诉老婆:你若上山碰见这位姓李的,千万别拔枪,另选途径,因为….. 快不过她的刀。

Christopher Khoo 政良

 

天亮,在机场等飞机载她去上海采访的嫥,回mail。
(进广告时间)

 

 

 

目前我在用的护肤品和洗发液。很贵。但我是“找便宜货”专家,有运气用少少的钱买贵贵的东西。
佳静会骂我,破坏行情,哈⋯这是我不能说的秘密。
市场没有一定的价格,肯跑多几家$比$,就有省钱的机会。

 

 

 

早安亲爱的大家:
一大早看见政良和佳静如此感性的电邮,顿时有点舍不得离境⋯⋯⋯⋯
政良,好好享受法国。Chantilly非大城市,却很有味道,也是欧洲极少仅存持续以古法制作手工Chantilly蕾丝的小镇。
佳静,旅途平安。或许,我们会在上海巧遇。我会努力赶稿。
其他品将们,星期一见。周末愉快  ^_^

Lee Zhuan 李嫥

(中午)

 

我在office坐很久了,都没有人影。
Zhuan背后的桌子,我放了很多吃的。
我特地带来家乡很好吃的油糕,也没人来吃。我自己吃了两个。
佳静,你桌上我放了一粒妈妈的粽子。

早上起来读了‘真性情话’,感动还没停。
这是我梦想中的工作环境和人心素质,非常感恩让我找到同类伙伴。(眼泪此刻掉下来了)
我是一个没有脸书的女人,我不要脸书,原因是我一直对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感到很失望。
我要把你们的信放在我的部落,证明品将很与众不同。也让我趁机‘好练’一下,政良讲到我很厉害。
很感激一个人:佳静。没有你,我早就封笔了。这份情意,我一直没向你表露。
祝品将们像太阳,永远燃热。

 

接着,想不到的,大老板Melvin也回了一封很长的信,感动中的bonus,要放大。
(进广告时间)

 

 

 

 

 

 

这两天因为忙着应付连串emails,没有详读品将们的emails。
非常感动你们的付出,以及久未碰到的passion。男人有泪不轻彈,虽然我未到掉泪,可极为感动。
出版《品》,真是我的使命。我众兄弟姐妹都是华校生,父亲却把我送往英校。但我自幼便喜爱中国文化、文字、唐诗宋词。我还因观看Olympics,美国和中国对打时和朋友起冲突。只因我支持中国队。
至今我也还记得两部影片让我深受感动,《清凉寺的钟声》和《海峡两岸》。后者是演中国当时首次让台湾同胞拜访中国亲友的故事。我父母亲是第一代移民,时常提醒我不能忘本。不能忘记祖国。哈哈,我是新加坡出生成长及公民,爱国之心虽有,但也心系中国。
从中学至高中,我的作文受到老师的赞扬。到了大学及在江湖打滚极少用华文,所以生銹了。但我还记得我的中文书本,如《家春秋》、《祥林嫂》等等⋯⋯⋯⋯

《品》让我重燃对华文刊物的喜爱。记得在高中时,我读《波西米亚》,如今我觉得《品》更上一层楼。
Toety,你真是把蒋玉兰给提升了⋯⋯⋯⋯当然Johnny的精心杰作让人赞叹,众将们的文章和设计,都精彩万分⋯⋯⋯⋯

Melvin Ang 洪南生   《品》大大 BOSS

 

 

 

 

 

 

 

长得有像周华健的老板,破天荒写好长,还加自传,我执到宝(放部落)。
老板站在走廊,孩子气地按手机字键,被我见着。我们的老板很活泼年轻,不过听说蛮低调,拜六礼拜是叫不动他出门的。
怎样的老板,就有怎样的员工。整天脸黑黑的老板,久了他的员工也是整天脸黑黑的。
这也叫目染耳濡。很久以前我就观察到的现象。
(我没拍马屁,发誓⋯)

上述我摘录的品将的‘情信’,有打XXX或⋯⋯⋯⋯,是隐私或长信缩短。还有很多很多情书在邮箱里,每天想到就写,风雨无阻,停电就死,我们不会BN回魂术。
(进广告时间)

 

 

 

做完《品》02,去逛我好久没逛的Aussino床单店。看中一款睡衣布料,叶子和花,柔滑好摸。
骚主意浮起,买了,不穿睡觉,穿出街。

 

 

 

   相爱   。

N年前写过两千字《佳静》,还密藏在我身外物其中一纸箱里,总有一日我让它见光,当网志发掉。我没见过有谁比她更没有身份负担,很坦荡荡公开她的感情生活、挫折经历。
我们算是好朋友吗?没法说。如果不是因为工作,我们并无关系很close。但是突然之间她会来拉我回到‘写字’楼。在我生命中与我阴魂不散,佳静也算是。从她身上,我学了“主动去爱”,不要“等着被爱”。
我默默佩服她,怎样打都打不死,不只编,还要出去找钱(广告)。她雅,我俗。她不让我写鬼故事,我就偷偷在别的文放一只鬼进去,哈哈。

李嫥,半夜喜欢起床做家务,厨艺了得,更是做蛋糕高手。没有《品》,也许她会去卖吃(开西饼屋)。
她跑时尚这条线,会变成品牌活字典,渐渐地位无人可替代,前景无量。

说到政良,头一次见面,我就问他:你会做多久——啊?
这个人冷面冷口的,刚开始我以为他不好相处。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在hotmail聊起来。他问到我“明天会来公司吗”,我回他“我上山练功,没这么快下山”。从此在他眼中,我是山上女人。记事板,我名字那栏,不知谁画上几座高山任我飘。
我看好他,是做大事的料,对他寄望大。他说他担当不起。我说,名家,也都不是生来就是名家的,都有一段奋斗史。我不迷信名家,一个人最重要是态度、责任、投入心,他都在这三方面有特优素质。

《品》若真与众不同,不同在于:孕育它的人相互珍爱。很乐意大方让对方知道,你好在哪里?鼓励和赞美对方,欣喜见到对方进步;而不是害怕对方厉害过自己。
所以我说,我们也是爱人。

《品》02宣扬passion,也必须提提wuchang。
他很冷很凶,我不怕他的,我叫他三爷伯,黑白无常的弟兄,捉鬼的。(哈!!!!)
后来他变到怎样,大家看到了,passion令他做了亲善大使。
“特约品将”有他名字。你可以说,因为我,他才入《品》。可是,如果他无能,贡品一罗厘也入不了《品》。我希望全新加坡名摄影家都看到他的才华。
三爷伯,如今我叫你无爹。你并不老,我也不年轻。可是这层父女关系,带来开心,这就是最终想要的东西,虚拟也踏实。迟来的父亲节礼物,答谢你被我逼疯掉也无怨无悔。

可斯,钟哥哥我一直很感激你。感激你什么?我也说不出,总之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好。而我常读着你的留言,泪流满面。赠诗予我,我其实读懂你意思。读完诗眼泪鼻涕流,我还得下厨煮晚餐。活着,要吃饭的,不能逃避的现实。我没对你说谢谢,正如感觉我不热衷跟你交集,暗地里其实我可能比任何读者更关注你。
你说我“柔中带细,细中又挑判着尖锐,很有辨别的自我表现意识”。我拿这句话,去问了几个人,我很爱炫耀自己吗?同事赞我的话我都不敢写出来。我也疑惑地对你说,个人空间,用来写自己的事情自己的想法,我是这样想的啊。你答:很好,用心就看得见。我的心飞扬了起来。

我知道我不是最好的一个,但我比最好那个拥有机会,我得以展翅起飞。
人情,在生存道理上,也是重点。没有人给机会你,没有人表扬你,也许就这么埋没一生。
虽然我求好心切,却不严苛必须完美才满足。极品里有一种叫“缺陷美”,这就对了,好的定义,是很模糊很模糊的。给我一个蛋,我不挑骨头,我只会要求:吃了不lao sai。

离开我们好遥远的杨斌,我用这一篇呼唤你回来。我们泪眼相视,不舍并非一时,是永远。《品》要陪伴你,煎熬的心有着幸福体会。
 

 

(进广告时间)

 

 

6月18号,从客厅窗口拍出去。

 

6月19号,开门出去买午餐,感觉到呼吸辛苦。圣淘沙缆车,在越来越严重的浓烟里走。
雾茫茫,一个会死人的仙境——火烧印尼芭,烟熏狮子国。
6月19号夜晚,污染指数高达312。快点做完这篇,明天可能被送进医院。
打广告,也要有良心。新加坡好玩,鼻子敏感、哮喘者等等,却不宜来玩。等烟雾没了,才来。
这种仙境,有人还烧金银纸拜拜,加重仙味。说不出变相的   欲仙   欲死。

 

 

 

400点的天空,这个样子的。(原图呈现,没做手脚。)
台湾很幸运,我听说‘仙气’飘到,又被‘威风’吹走。

 

 

 

   400点那个下午去看星
烟雾飘飘,恭喜新加坡做仙国。6月20号晚上,我讲了这句话。讲完,发出笑声。但是,一点都不好笑啦。
6月21号早上,空气素质没改善到,变本加厉持续着;不开窗户,屋内都可闻到浓烟。
打开电脑,接获爱丽丝从伦敦传来的感动。
她带我做的love love饼去英国,有位小姐吃了很喜欢,想亲手做给家人吃。我说,饼谱在这里 送上love love饼,你好吗? 给了她链接。那位小姐没料到,为了要饼谱,害她哭得稀里哗啦,哈。这感动的信,不放上来了。
放信的事,也仅只这一篇“万字”文,下不为例。今早再过滤那些信,精简。
love love饼的知音人,原来躲在伦敦。谢谢她实际行动(刷烤箱准备做饼),感受我对父亲的爱;爱丽丝千里迢迢将它传达了过来。
复完信,手机简讯铃响,提醒我空气好糟,能不下山就别下山。谁给我这个早上醒来的第二个感动?哈哈,不告诉你。
总之,《品》温情不间断。连大大大洋老板也发出爱心通告:
空气很不好,职员们允许留在家里办工。

下午一点,污染指数在400点左右徘徊。足不出户几天的我(出门买食物,不算⋯哈),非出不可了,要访问星星。
见了这位星级人物回来,我会更疯。本来我也这么想。出乎预料地,相反。一个真正的她,嗯。写人物,我最重视原貌,抗拒在文里做包装。我问她,你介意我把这样那样的事写出来吗?她表示完全不介意。
当事人不介意,局外人却可能会瞎操心。
我离开这行,确实太久了,久到没有人知道我曾经做了10年娱乐周刊主编。这个400点下午,我感觉到我被当成“没有经验的记者”,好怕我不懂怎样写。好的,就请提心吊胆地,拭目以待我。

星期六 22 6 2013
 

 

 

http://i42.tinypic.com/2z542e9.jpg
6月23号,老天心情漂亮,从前一日美美到现在。
400点急速滑落至百点以下,谁也想不到。
死翘翘了,却又复活了。人生这样的无常,多多益善。
浓烟飘到麻坡,佳静的家乡。750点!污染西北够力。
雪兰莪马六甲也‘沦陷’。人生这样的无常,千万不要。

 

 

 

   今年今天还能听到妈妈的声音
以后,端午成为我纪念妈妈的一个节日。
怎样也没想到,写妈妈bao bak zang(裹粽子)那篇文,会是“最多人点击”的扇文,破三万。扇文接到的第一张“三万”,解释为“罚单”,我也不避忌,只要妈妈安然在。
逃过劫数的妈妈,变得爱骂我。干涉我举动,紧张我交了些什么朋友。难道在她眼里,我18岁未到?
人到一个年纪,脑收缩快。妈妈若还童,那我也跟着还童,在她心头。

不敢去想明年的端午,也不敢多求什么。
今年今天还能听到妈妈的声音,已很感谢上天。
留她在世上吃好吃的东西,吃饱了骂我。
有一天再也没机会听她骂,开心吗?miss my mom。

星期日 23 6 2013
 

 

 

http://i42.tinypic.com/ta3ckx.jpg
今年还能吃到妈妈的bak zang,而且是回家跟她一起bao bak zang。

 

 

 

   我跟神经病做朋友
有时候我会很单纯。
潜意识里没用脑,将智商降到孩提,享受单纯。
我会问很傻的问题,说很幼稚的话,做很无聊(料)的事。
有个精明却又傻气的朋友,每次约见面,她一出门,就一路给我简讯,说她在地铁上了,到哪个站了等等。传简讯,从来是我没复她,她绝不会不复我。即使她跟我道过晚安,我回她晚安,她仍旧会再复我,说“收到”或“ok”都好。这样的性格我喜欢。她若是男人,我的眼里心里只有他。
若即若离不闻不问忽冷忽热爱搞神秘失踪⋯⋯自认不是这种人对手,因为我总会想着要呵护要让他快乐,我耐不了cold。

有个长辈朋友,他的家人也认为他不正常。他每个月都去精神病院看医生,他有神经病了吗?
我打电话给他,他说正在穿裤子准备出门跟神经病医生约好了。我一点也不抗拒这类朋友。他一切表现正常,只是没人听他诉苦陪他说话所以他才去看神经病医生他也就被叫做神经病。
他对我说,地球美丽,我想待个一百二十秋。我告诉他,生命之长短,别去想;活着的每一天,好好过。你要克制自己,不要想太多。有何念头想法,写下来,就是倾诉发泄,不会发神经。
目前,他有一个thumbdrive储存器放在我这里,要我替他保管。里头收了好多篇文章,他写的。

一直以来,我用别人不要的东西,环保。
这几天那台随时会归西的老牙电脑,发神经。邮箱系统大乱,处理几张稿费单,就用掉我一天;连稿件也看不到了,气到我必须明天去买新电脑,不然没法做工。Macbook Pro还是Macbook Air好?问到谁,谁都劝我不好再买二手。电脑系统旧不能update,这是近两年我碰到的头痛问题。没有坏,屏幕清晰色彩美丽,就是不能update。
人脑如果也像一台老电脑,不能update,等待报销,何等的悲哀?
幸运的,据说人的脑越像个小孩越能够快乐。我将我的脑分两块,一块进化,一块退化。退化,便是回到从前,用奶瓶喝奶单纯的年代。
我的容颜,如我那块退化的脑,啊太棒了!

星期六 29 6 2013
 

 

 

http://i42.tinypic.com/20fdg1c.jpg
自恋成魅 2013 の 31:haze 烟雾

 

http://i41.tinypic.com/eg9zxe.jpg
自恋成魅 2013 の 31:pure 蠢化
身上这条裙子:在Aussino床单店买的叶子睡衣

 

 

http://oi46.tinypic.com/2me3i9y.jpg

 

花友送我的文字不少。
passion,促使我在“万字文”底下,
收集这些温馨,不让它们分散失找。

口敢 口触 口热(无爹 品图)
轨材(鬼才)(无爹 送火车路)
小小龙卷风——致扇语(锺可斯 赠诗)
凌波仙子——寄意扇语(可可 赠文)
竹林晚餐(碧贞 赠歌)
扇语(鲸 赠文)
七里香(胡越 赠诗)
茶饼共舞(茶茶 赠文)
饼缘(乐松 赠文)
我和贞子有约(废哥 赠文)
椰涛都会低语——写给sy(林阳 赠文)
 

扇语辞典
Q:可爱
BN:马来西亚执政党。最新一届大选,计票时发生“停电事故”,迷离‘曲折’。
lao sai:腹泻
关系很close:关系很密切

 

Eastern Journey。Biddu Orchestra
我很爱的音乐。。。。。四年来,非常感激有一群读者,给了我写疯文的passio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