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过的日子

 

 

喂!李扇语!!
你的部落格没有东西看了咧!!!
树荫下的人喊。

 

 

 

 

 

 

我下楼走走。楼下走走。
惊觉原来所受创害,是有生以来最大伤口。
可以塞到邮箱,寄给你。
但我要用来克服我的障碍。

星期日 06 10 2013

 

 

 

 

一起走过的日子
标签 我喝的水,给万年青喝。
叮咚来,叮咚去。

 

 

 

这首歌响起时,我猜,你会哭。
很久没有遇过这么会哭的男人了,但我一点也不觉得你懦弱。
你收服令我气爆的难搞天后,还说授权让我把你写的“训函”放在部落格。我早吓得唇白脸青,你吃摇头丸了啊?敢胆教训长辈。我替你捏好大一把冷汗。
你说,睡醒那个欺人太甚的还在脑里,没法坐视不管。那刻,我感恩杨斌留下的空缺,是由你填补,而不是由别家台柱过来顶上。
这个家住着容易受伤看起来精其实傻的女人,需要一颗赤子心,一个能为女人挡风挡雨的男人。太阳,不必男人操心,女人怕晒出斑点反应出奇快,自己会拿伞,遮遮挡挡。

憋了多日没把要说的话写下,也不懂变什么样。前天写和昨天写,今早或晚上写,都随心情起伏,开头结尾是不会一样的。我原本想疯疯地high high地,写得笑死人。结果没抓住这种情绪,一拖一转又是另番境地,善感起来。
你讲的,我可以很粗也可以很细。我也是一天过一天,悲欢离合无从掌控,那就放它宛如季节自然更替。
我虽然能感应一点未来,但我喜欢未知,带来料想不到的期盼降落,那是生命喜悦。
哈哈,我怎满嘴巴大道理了呢?这不是头有风的我,是你害我一下子从16岁变61岁。

 

 

 

 

林北,你能告诉我快乐是什么吗?
高兴开心欢天喜地,啰。不对。快乐是,你在做一件事的时候,没有带目的地做,不会有压力。你不做任何事的时候,彷徨失落不会来找你。
收到大师回音,我激动掩脸,泪从指缝溢出。不管他给了我什么答案,我只从他复言中,找出能够同他分享而我懂得的东西。这东西,跟我想要他帮我做的事,毫无关系。
我们聊起药草,我拍我种的给他看。我忘了它名字。大师说我给了他启示,可以在家种药草,备用。
我都完全没想起,找这个世界级权威作家是为什么了。交集的过程,单纯有如在旅途上漫游,零负担。

今天傍晚,我去一个地方苦等给我这株草种的人,问她,草的名字。
她是一个早出晚归的人,没有手机,家里电话永远没人接。我这才亲身体验,没有手机,会给别人添麻烦。以前我给很多人添不少麻烦。
回途你来了简讯:
“美国Harpers Bazaar独家访问麦当娜,她说一生做过最大胆的事,是在中年45岁时,随前夫到英国重新生活。”
坐在巴士,我想哭。
“有放下的味道。”我回你。
“有大大的志气是不对的。”
摸不着你这句话。但我马上想到:心有大志会很喘,我讨厌背着重重的壳啊。我常看见,路上被踩扁的蜗牛。
“平平顺顺可以了。”复你这句时,思索我曾有过什么志气。只在脑袋搜到一条:26岁,想嫁掉,生一对双胞胎。哈哈哈⋯⋯
我果真梦见,我生了两粒蛋。醒来,一头的汗,就快窒息。

 

 

 

 

 

最近,你一直听的歌。我听听我的魂,有没在歌声里飘来飘去。
山里深居简出,好处是,没人管你在睡觉还是在做工,没人破坏你心情。
下了山就要见人,见了人难保心情不受影响。我不知道其他生物类的喜怒哀乐,但人进化到灵,越高层次也就越纠结越摩擦。
上街见着态度差的男人,头一直摇,嘴jip jip个没完,怪老人家行动慢阻他赶路,我会想:这个一百万贴我,我也不要。
不知有没男人这样嫌我:这个两百万贴我,我也不要。
哈哈哈哈哈
人际相敬如宾,变至相敬如兵。或可说是复古,回到原始时代,带猎器出门。如宾,也未必理想,假若需要面具。
唉。
我时刻想练就一身空灵,飘在天与地的中间,尘土无关于我。

心里有时叫你红睛睛。
写字,对你是折腾。总在夜深人静写到天亮,还不赶快睡觉,写完稿件写邮件。一见你双眼通红,就知你又通宵达旦地写。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写。我一定不会写。有一天,如果你离开《品》,我不会要求你提早通知我。因为,我知道你会飘回山上,我不会知道你走的时辰。一旦你飘回山上⋯⋯⋯”
我又为这段话,哭。
这些日心里憋着憋着,眼也憋着两眶泪。
看到 《树荫下良良的》 诞生,我欢喜。过两日才深感那段简介非同小可,还有那张头照,五十年代得令我又哭又忍不住笑。

胡越问我,那个死政良到底有多老?不用睡觉的,列的问题深到——(后来他只拿一题问“水立方”艺术家,就令到对方张大嘴巴和眼睛了哦。)
回信时,我打了你岁数,又删掉。我只说,值得认识,绝对想像不到的新加坡人。
自从知道你引你妻子为荣,我深深敬佩也赞赏你的眼光。也就剩四十年三十年甚至更短二十年十几年五年三年在这世上,年龄不是问题。是问题的话,不如现在归西,省得没完没了自寻烦恼。

 

 

 

 

Chris,黄宏墨说,最美就是创作了,感谢上天给他这个能力。
“我能写我的感受,很大的满足,天大的财富!就算不能引起共鸣,我也不会故意写到让人共鸣。我知道创作的美妙,一定会继续创作,即使最后没有人要这个产品。”
创作的美妙:痛苦地快乐着。当你不想走跟别人相同的路,必须承受被排除的可能性。但只要我们感觉那是对的潜能,尽管去做。爱迪生的精神不灭,创造也才会继续。人需要这个斗志,不然,脑袋生来做什么用?
每当想起林语堂面对年迈中风,心知随时会失去写的能力,他天天流泪……我就赶快挤出时间写写。

陈哲艺一鸣惊人,主要也因为他对电影执着,拍到身无分文,也不放弃。谁料到《爸妈不在家》那么普通片名,让人以为是儿童节目之类,却扬威四海了。创作其实是相当可以很个人的,总有一日遇上知音。
我告诉你,钟可斯喜欢你写的陈哲艺。你不敢相信,像他这种资深写手,会有兴趣看你这个红mo sai初出茅庐的方块字。我叫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封面题打出去好几天了,接到你最后一刻生出来的文,我读完,马上喊等等,我要加题!我完全不对你流露,我看到你神速进步,不再丢?????(悬疑句)给我满头雾水。飞了,你起飞了!你不能喊停。你喊,我也不准。

将来我怎么样,我都不愿知道你放弃了写。
我正式收你为随身弟子。第一个,上海复旦大学大众传播系高材生。第二个,不在这行业,但那时候他很有诚心要写好文字;一段漫长书信往返,元气传送,今生不能磨灭的记忆。第三个,你这个科技男,转当中文写手。你们与我,许是几世修来的遇,我信无缘对面不相识。
你枕边有个女人,英文出版界精英。上天让你再遇上一个唐lang sai,双语两界亨通,注定你要在这行大展拳脚才不枉此生。

 

 

 

 

 

我们一起拆弹的深夜,解除内容疑点;我想了,下次轮到我们两个出国,置身于死期之外。
也想了,由文化沙漠异军《波希米亚》班底编一期,我和佳静和爱丽丝叹世界去。
触到极限边缘时,做梦一下,乐一下。
单纯,简约,不复杂化,我油缸全满起来。

珍惜生命能做的,上天赐给我们的特别能力。

 

 

 

 

 

 

这首’唱’你的歌,我还没放在这里。
因为你给我动力,我来回首,我人生的第一条网路⋯⋯屋外楼下响起出殡旋律。
一切如烟袅袅。
圣诞树它每年都回来,是渡过一切之不坏金刚身。愿你躯体如是,经得起万劫深渊,再多死期也上上签。

 

 

 

星期六 05 10 2013
胡越这头牛:
橄榄头,我希望你快乐。问候政良。
星期日 06 10 2013
大师他拒绝了我。今天非常非常意外,收到他寄来未发表的新作,符合我开给他的题。我掉下眼泪,油缸爆了。
星期一 07 10 2013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